第179页

字数:2909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9页
    因为动情,阴唇肿起,变得棉弹而肥润。它们吸饱了水分,中心的花穴轻轻一碰,就可以渗出香浓的花液。
    “嗯…沈小茵,你感觉到了吗?我好像比你还湿一些,我们下面那里在接吻呢。”关思韵用双手抵在浴缸边缘,将沈茵然圈在自己怀里。
    两个人为了极致地贴靠彼此,都将双腿开到极大的限度。尽管这样的姿势有些淫靡和放荡,可她们这会儿却管不了那么多。
    “小韵,唔…”沈茵然轻哼着,半阖的眸子轻颤,睫毛煽动,颤抖着体会关思韵所说的感觉。的确,这样亲密的契合很不一样,两个人最私密脆弱的地方贴靠在一起,仅仅只是这样吻着,就足以带来很强烈的快意。
    就在这时候,关思韵忽然扭起腰身,缓慢得摩擦扭动起来。她寻着好的角度,使得两个人饱满的肉核相撞。脆弱碰上脆弱,嫩核与嫩核相互拍打。
    每每彼此相蹭,都会带来炙烫而酥麻的快意。沈茵然无助得揽着关思韵,放在一侧的腿被关思韵抬起搭在浴缸边缘,沈茵然不得不绷紧了小脚,借此来抵抗关思韵给予她的一切。
    “啊…沈小茵,嗯…你也好舒服对不对,嗯…阴蒂肿了,我们蹭肿了。”关思韵不是第一次和沈茵然做这种事,可她知道面前的沈茵然是第一次。
    20岁的沈茵然处处带着少女的稚嫩与青涩,而她深陷情欲时,反而有着和成熟沈茵然相反的一种放开感。
    看着此时的沈茵然抱紧自己,试探着配合自己扭动腰身和下体,偶尔蹭到最为关键的地方,沈茵然也会受不住得弓起身体,发出细细密密的呻吟。
    这样的沈茵然可口极了,让关思韵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她拼命扭动着腰身,小腹上的马甲线若隐若现,几乎将腰身扭出了蛇一般的弧度。
    两个人湿软的穴贴靠,饱胀的阴蒂摩擦,激烈的碰撞甚至将浴缸里的水撞出来,哗啦哗啦得落了满地。关思韵仰着头,却将上半身与沈茵然相贴,在两个人一个往下潜,一个往上迎。
    在此刻形成最完美的契合,饱满的花唇彼此裹夹吮吸,将对方的一片片皱褶蹭过,相互含着撕咬。阴蒂在此刻狠狠撞击着,发出水液与黏膜碰撞的声响。
    好色…也好湿。
    “小韵,我…”沈茵然轻唤身上人,只吐出这几个字便不再言语。她全身颤抖,再也无法说出接下来的话。
    关思韵知道她要到了,便磨蹭得更卖力。终于,两个人在激荡中,双双攀上顶峰,关思韵搂着脱力的沈茵然回去卧室。
    沈茵然以为今晚已经结束了,关思韵却觉得,今晚才刚刚开始。
    侵蚀·番外3
    “食欲”旺盛的关思韵当然不是一次就能够被满足的,更何况是在禁欲了这么久的情况下,对沈茵然的渴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沈小茵刚刚是不是很舒服呢?”关思韵带着还有些迷离的沈茵然躺在床上,两个人身体陷入柔软的床榻内,发出细微的吱嘎轻响。
    沈茵然听到关思韵这么问,意识回笼之际,抿着唇点了点头,随后又想到什么,红着脸睨了关思韵一下。见惯了沈茵然平时云淡风轻的模样,关思韵十分喜欢她害羞的样子,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
    “小韵,不准说了。”沈茵然抬手捂住关思韵的嘴,紧接着指尖便是一湿。她抬头看去,发现关思韵竟然将她的手指含住,正用舌尖轻轻抵着,随后灵巧的在指隙间来回滑动。
    关思韵眯着眼睛的时候,那双桃花眼显得尤为妩媚。她像猫在含着一根逗猫棒,也像是盯上了猎物的蛇,仿佛随时都会猛地发动攻击,将看中的猎物绞缠致死,吞入腹中。
    沈茵然不曾想她会这样将自己含着,手指上湿润的触感还带了些灼热与滚烫,她轻哼一声,只觉得手指被裹缚的感觉强烈极了,被关思韵舔着含着的指尖自顶端泛起一阵酥痒感,让沈茵然忍不住动了动手指,轻压沈茵然的舌尖。
    后者当然没想到沈茵然会做出这么强烈带有性暗示的举动,关思韵的眸子呆了瞬间,随后又恢复,她笑意盈盈得看着沈茵然,明明是她自己做了出格的事,却用一种揶揄的眼神看着对方。
    “沈小茵在挑逗我吗?”关思韵挑眉询问,语气也是懒懒的。见她恶人先告状,沈茵然抿了抿唇,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复。看出她被自己调戏的羞恼了,关思韵生怕再继续下去会把沈小茵弄得生气,立刻收住了念头。
    “沈小茵,我们继续吧。”关思韵说着,以吻作为开始,将沈茵然泛红的唇再度吻住。第一次和沈茵然接吻后,关思韵就爱上了亲吻的感觉。
    在她看来,亲吻是比做爱还要亲密的事,她喜欢吻沈茵然的唇,喜欢把舌尖探进她的唇隙中,翻搅她的味道。
    而之后,沈茵然会被她吻得迷离,身体发软,会在她的怀里小声呜咽。关思韵爱惨了沈茵然此刻的反应,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大灰狼,时时刻刻想要吃掉沈茵然这只无助的小鹿。
    右手顺势滑落,顺着沈茵然光滑的耻骨再次来到熟悉的地方。这里才经过一次高潮和那么激烈的碾磨,湿润的液仍旧挂在上面,像是凝了一层晶冻,摸上去又滑又润。
    关思韵忍不住在上面滑动了好一会儿,手指沿着丰满的花唇在缝隙间上下轻抚。沈茵然是第一次和关思韵亲密,也是第一次被人用手触碰这里,偏生关思韵摸得又慢又情色,让沈茵然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温度再度灼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