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页

字数:2779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8页
    虽然没有自己大,可沈茵然这里从来都是娇软而可爱的。它很敏感,轻微触碰就会给出很大的反应,更不要说自己才把它好好得舔过吃过。
    在浴室过白的灯光下,那抹红嫩的乳尖挂着一层水痕,小小的一颗好似裹着细白雪霜的晶冻,可口得很。关思韵有些耐不住的抬起手,用指隙夹住其中一颗碾磨,随之听到沈茵然更动听的轻吟。
    不论是成熟的沈茵然还是如今稚嫩的她,在情事上的反馈似乎都是一样的。她内敛的性格让她很少会大声叫出来,就算是高潮时,也仅仅只是会泄出细细密密的轻哼低吟。
    关思韵记得很清楚,沈茵然唯一失控的一次,是自己将她灌醉之后不停的索取她,那个时候,沈茵然迷离又乖顺,自己让她喊出来,她就真的不再压抑克制,喊着自己的名字在她身下高潮。关思韵觉得,现在的沈茵然,应该比那时候更好欺负才是。
    “沈小茵这里硬了,下面有没有湿?”关思韵压低声音,故意凑近沈茵然耳垂,把这句话小声渡给她,末了还不忘坏心得探出舌尖,撩了撩沈茵然通红的耳垂。被关思韵这么问,沈茵然肩膀缩了缩,攀在她手上的五指跟着攥紧。
    沈茵然有些嗔怪得看着关思韵,她实在没想到,这人能说出这么不知羞的话来。但是,也正因为关思韵的提问,让沈茵然意识到自己的生理渴望。腿间泛着异样的酸痛感,是欲望过多叠加后产生的不适反应。
    哪怕泡在水里,沈茵然都能感觉到自腿间流出的一些湿液。这种反应在遇到关思韵之前,沈茵然从未有过,就连情梦都不曾发生。可自从关思韵出现,沈茵然身体的某种开关像是被打开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被强迫着坠入凡尘,拥有了人类才有的七情六欲,就连身体也染了欲望,变得湿渴。
    现下,那私密的地方一下下抖动着,活泼得跳着,沈茵然产生了几分想要用手按一按将其压住的念头。但也仅仅只是想想,自然不敢那么做。沈茵然只有清洗时候才会触摸那里,平时,她可不好意思去碰。
    “别这么说。”沈茵然侧着头,将额头抵在关思韵肩膀上,她瑟缩的样子像个小鹿,可惜,关思韵是个最恶意满满的猎人,沈茵然越是如此,她就越想欺负她。
    “可是,我想听沈小茵告诉我,你自己有摸过这里吗?这个很容易高潮的地方,沈小茵没有摸过吧?我是第一个摸的人,对不对?”关思韵把手探下去,在热水中,精准无误得找到沈茵然腿间那颗敏感的肉核。
    小肉珠本就敏感,而关思韵这番话更是引爆了沈茵然的羞耻心。尽管对方所说的都是事实,可听着关思韵把这种事堂而皇之得说出来,说不羞人,肯定是假的。
    关思韵相信她的沈小茵还是个乖宝宝,这个女人,一直都严于律己得过分,又冷清禁欲。到了这会儿,关思韵忽然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空怕沈茵然会一直做她那个完美的女神。她不会被情爱牵扯,更不会被欲望浸染。
    但也正因为如此,沈茵然才是鲜活的,属于自己的爱人。灵活的手沿着沈茵然光滑的耻骨下潜,随即来到更为柔软的地方。那里大概是在水中泡得久了,变得很润很烫,自己只是轻轻一碰,便回馈给她细微的颤抖。
    关思韵用指腹轻轻揉了揉两片饱满的花瓣,随后手指上挑,来到中间的核心处。小肉球感觉到陌生人的触碰,第一次经历这种按揉,立刻活跃起来。像是从未被人疼爱过的孩子接到了第一颗糖果,开心得几乎要跳起来。
    “ 沈 小 茵 乖 , 腿 分 开 些 , 让 我 好 好 揉 揉你。”关思韵在床事上向来喜欢说些骚话,到了这会儿也不例外。
    沈茵然听着,面上又羞又恼,羞的当然是关思韵这番话,而恼的,却是自己已经没办法再把腿分得更开,可关思韵却还提出这种要求。
    “小韵,我做不到。”沈茵然小声叨念,熟悉的称呼从她嘴里出来,让关思韵愣了片刻。
    “沈小茵怎么忽然这么叫我?”关思韵有些怀疑眼前的沈茵然是不是也被以后的沈茵然魂穿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叫自己呢?
    “我只是,忽然想这么叫,好像我一直是这样叫你的感觉。”沈茵然对于自己那么叫关思韵也有些莫名。在年龄上,关思韵年长自己五岁,在身份上,对方又是自己的老师。
    不管怎么说,自己以“小韵”来叫关思韵都有些奇怪,可在刚刚那一瞬间,这个称呼在脑袋里闪过,她总觉得关思韵会喜欢自己这么叫她,而自己也就该这么叫她。
    “我喜欢你这么叫我,不过,这时候我更想听沈小茵叫我姐姐。”关思韵笑了下,手上动作骤停后又施力。灵巧的手指压着敏感的阴蒂轻揉,随着这份触碰,难耐而酥麻的感觉让沈茵然断断续续得轻哼出声,这声音像蚀骨的毒,钻进关思韵身体里,让她全身发颤。
    “沈小茵,我也想要,我们一起舒服好不好?”关思韵忽然动了念头,她猛地起身,将沈茵然压在浴缸另一边,随后抬起对方细长的腿,将自己湿软的下身贴靠过去。
    沈茵然对情事不甚了解,基本的都不懂,更何况是这种特别的体位。她甚至还没弄懂关思韵要做什么,对方软嫩的地方已经与自己紧紧相贴。两片湿软的肉花掺着温水,可它们自身的温度却比水还要更烫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