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页

字数:2788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7页
    关思韵的建议过于直白,让一直以来家教极好的沈茵然有片刻的呆愣。她身体微微僵硬,感觉关思韵放在自己腰间的手都带了某种热度,变得有些烫肤。
    沈茵然的确觉得自己和关思韵的发展太快了,明明还想再慢一些,可心里却有个声音,让沈茵然不想拒绝。仿佛…自己和关思韵本来就该如此亲密,她们应该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关思韵追求自己时一样。
    沈茵然从未对谁动过心,也没想过自己会喜欢女人。可是当关思韵出现,她和自己说她的喜欢,那一刻,沈茵然竟然没有想要拒绝的念头。她也喜欢关思韵,喜欢自己的老师…
    “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也可以再等等的。”沈茵然的沉默让关思韵以为对方不愿意,就在她要抽身之际,沈茵然忽然转过头来,紧接着,将自己紧紧抱住。这是一种暗示,也是很明显的同意。
    关思韵心下一喜,她脱掉身上的衣服,也快速扯掉了沈茵然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料,带着她坐进浴缸里。浴缸很大,完全足够两个人在其中随意摆出任何姿势。
    关思韵轻轻托着沈茵然,让她面对着自己坐在自己腿上,两个人细腻的肌肤相贴,仿佛两颗灼热的炙子粘在一起,彼此滚烫,融化,契合。
    “沈小茵这里是我的,这里和这里,也是我的。”关思韵的占有欲一直不低,或者说,她现在所展现出的占有欲,皆是她努力压制后的结果。她爱惨了沈茵然,从当年相遇之初,一直到现在。否则,关思韵也不会为了得到沈茵然做出那么多扭曲的事。
    而今,以这样的情况完全占有沈茵然,对关思韵来说就像是莫大的好事,让她欣喜若狂。她以唇舌代替了手指,以吻作为沿途的轨迹,顺着沈茵然的下颌一直到脖子上。
    沈茵然脖子细长,关思韵轻轻含着上面单薄的皮肤,不敢太用力害怕留下痕迹。于是,她的施力点就全数放在了沈茵然肩膀和锁骨区间。
    这里容易留痕,也不会被发现,关思韵像个勤劳的小蜜蜂,嗡嗡嗡得落下自己的痕迹,宣示着她的主权。
    “嗯…别…”沈茵然轻哼着,闭着眼睛全然不敢看关思韵此刻在做什么,正因为如此,身体的触感反而变得尤为奇妙。每一处感官仿佛都被放大了,就连毛孔被关思韵气息吹拂而过的感觉都异常清楚。
    沈茵然在关思韵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与谁这般亲密。当然,关于这种事她也并不懂得。女人和女人该怎么做,对沈茵然来说是一张白纸。
    尽管如此,关思韵的每个举动,还是轻易将她的所有神经调动。滚烫的吻顺着锁骨滑落,落在私密的胸前,当那里被关思韵滚烫的手掌握住。沈
    茵然不禁仰头,轻轻哼出一声轻吟。她抬起手,也被关思韵拉着按在胸前。与自己的触感不同,关思韵那里又大又圆,捏上去的感觉就像两颗过于饱满的水球,有种不是手掌将其掌控,而是它掌握着手掌的触感。
    “喜欢吗?”胸部被沈茵然捏着,关思韵舒服得倒吸一口气。天知道她禁欲了多久,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追求沈茵然到现在,关思韵始终没有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这具身体。
    而今,沈茵然愿意和她亲密。关思韵所有的感官就像是一瞬间被打开,仅仅只是被触碰胸部,她下身就湿润成了一片汪洋。
    “唔…”沈茵然并未回答,仅仅只是用轻哼作为代替。她本来只是面颊微红,而现在,却是整张脸连带着身体都羞成了粉红色。关思韵熟悉沈茵然,也清楚这个人动情的模样。
    只不过,比起成熟的沈茵然,面前的人更为稚嫩。她的一切感官都是青涩而敏锐的,自己仅仅只是把她的嫩乳包在掌心里,沈茵然便开始无助得在她身上轻颤。关思韵爱惨了沈茵然这样的姿态,更喜欢她叫自己姐姐。
    “沈小茵,叫我姐姐好不好?叭我想听你这时候叫我。”关思韵恶趣味发作,天知道,她以前在床上有好多次强迫沈茵然叫自己姐姐,每次沈茵然被自己逗弄得狠了,才会勉为其难叫一声。
    而今,自己年长了沈茵然五岁,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姐姐了。关思韵在心里想着,低头含住手掌之中已经傲然挺起的小山包。那顶端细嫩如糖,是一颗软软的奶球,含在嘴里变得坚挺而细腻。顶端的花蕊绽开,形成一朵漂亮的花尖。
    关思韵吮吸着整个奶球,又用舌尖撩挑着尖端,绕着一层又一层的小圈。沈茵然舒服得全身发抖,她细白的手指无助得攀在关思韵肩膀上,轻轻哼出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轻吟。
    “姐姐…别这样…我觉得很奇怪。”沈茵然轻哼着,刚开始就开始讨饶。关思韵给她的一切感官都让她陌生,初次和恋人亲密,沈茵然还有些害羞,害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会让关思韵感到不快。
    可沈茵然不知道,仅仅只是她这一声姐姐,关思韵就要被她点燃了。
    侵蚀·番外2
    关思韵对沈茵然的欲望从未消减,甚至随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变得越发疯涨。很多时候,听到沈茵然的声音,她的身体就会跟着动情,这时候也不例外。
    想要沈茵然,也想让对方满足自己,关思韵想着,体内像是燃起了一簇火苗,噼里啪啦得灼烧起来,将她的心脏连接腿间的那条地脉灼烧,化成浓浆般的热潮席卷全身。关思韵轻哼一声,吐出口中被她含吻得湿硬的胶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