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页

字数:2845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5页
    一字之差,却相隔千万里,很好的取悦了关思韵那小而敏感的心思。
    “沈小茵现在没地方住了,没办法,我只好勉为其难收留你了。”关思韵调笑着,她说完这话,傅妮倒是心里一颤。
    作为知道两个人全部的人,她其实很怕关思韵说这番话会让沈茵然难受,可沈茵然面上仍旧温柔得笑着,看关思韵的眼神不带任何负面情绪,只有宠溺和专注。
    “好啊,那就麻烦关总收留我了,我比较喜欢大一些的房子。”沈茵然说得煞有其事,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关思韵会把自己带去哪里。沈茵然房产很多,但和关思韵有过交集的两处房子都不再适合现在的她们。
    第一栋是落在关思韵名下,对两个人有着独特纪念意义的小屋。而第二个,便是四年后重逢的那个家。很显然,关思韵的路径并不是这两个中的一个,而是带着沈茵然去了另一处她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这是锦华小区内的别墅楼,而关思韵这处,应该是她自己买下的。房子明显是重新装修过,味道已然散尽,里面带着淡淡的清香。小洋房只有两层,整体的构造简单却又温馨,白灰的配色让沈茵然觉得很舒服。
    “沈小茵喜欢吗?如果喜欢的话,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关思韵眉目含笑,她拉着沈茵然的手驻足在门口,阳光照在她脸上,将她的笑容照得比日光还要绚烂。
    沈茵然点点头,关思韵便把她拉进了屋中。自此以后,这里就是她们的家。
    虽然沈茵然回来加海市,但她并不打算重新掌管沈氏,一来是沈茵然忙了这些年,也早就想休息。加之在自己走后,关思韵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沈氏每天要处理的事务不少,关思韵不喜欢加班,往往会把工作带回来做。沈茵然喜欢看关思韵工作时候认真的模样,久而久之,自然没有再回去管理沈氏的念头,偶尔关思韵忙得厉害,她才会去忙些小忙,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看书,做瑜伽,以及健身。
    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禁忌,时间久了,在沈氏也是人尽皆知。但因为关思韵和沈茵然的身份,员工们不会也不敢嚼舌根。到了后来,又被两个人的颜值和同框时过于赏心悦目的感觉给萌到,甚至还有隐隐磕cp的念头生出。
    这天星期日,关思韵难得放假,加上钟知颜和夏茹笙也有时间。两家住得近,想到搬家后还没在一起聚过,关思韵便直接把两个人叫来,打算四个人聊聊天吃个饭。
    钟知颜最近在钟氏做了不少动作,明显是因为和家里出柜在进行斗争。因着关思韵用沈氏给钟知颜当后盾,结果自然是钟知颜拿下钟氏,而钟明也无法再拒绝她和夏茹笙的事,属于不得不妥协的状态。
    虽然说过程不算太和平,但钟知颜和夏茹笙还是顺利走到了一起。
    “我说,你这房子买的位置不错啊,说实话,是不是故意的?”夏茹笙手里举着酒,撞撞关思韵的肩膀。她觉得这位置不错,有空可以多来串门。
    “只是觉得这里离沈氏近些,更方便。”关思韵笑着说,和夏茹笙好久没见,两个人便凑在一起聊天。看到她们两个暗搓搓说着什么,沈茵然看着钟知颜,后者默契举杯,于她相撞。
    “我听说,你并没有回沈氏的打算,是有什么难处吗?”钟知颜轻声问,她知道关思韵和沈茵然和好了,但还不清楚两个人是不是真的解了所有心结。
    “嗯,是我暂时不太想回去工作,更何况,有小韵在,她做的比我更好。我忽然觉得,闲下来不用工作的时候倒是很舒服。”沈茵然笑着,回头看关思韵已经和夏茹笙喝了整整一瓶酒,忍不住走过去摸着她的后颈,将她轻轻拥住。
    关思韵平时对外人一副冷艳女王的模样,可到了沈茵然面前就成了温顺的小猫,这不,被抓住后颈,立刻就乖巧得缩在她怀里。
    钟知颜和夏茹笙面面相觑得看着这幕,也不打算多做打扰,两个人牵着手回了家。
    晚上,关思韵窝在沈茵然怀里,两个人倚靠着阳台,今晚的月亮明亮皎洁,像是要抢了太阳的活,把夜晚照得明亮。
    “沈小茵,现在的生活你喜欢吗?”关思韵轻声问,得到的是沈茵然简单的一声嗯字作为回应,她知道这不是敷衍,而是沈茵然的真正想法。
    “我也很喜欢,总觉得,这样的幸福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沈小茵,你知道吗?最开始我知道自己喜欢你时,我真的很绝望,这种感觉就像是我想触及天上的月亮,可心里很清楚,它离我那么遥远,不管我怎么追逐都像是触不可及。”
    关思韵声音有些飘忽,听着她这番话,沈茵然有些心疼。她知道自己曾经给了关思韵许多压力,否则也不会有后来这吗多事。
    “小韵,月亮触不可及,而我会主动抱住你。”沈茵然很少说情话,明明看过那么多书,词汇量也很丰富,可她总是喜欢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达她对关思韵的爱。
    这一句话甜到心里,让关思韵忽然生出的一些低落消散不见。她回过身,抱住沈茵然。
    “沈小茵,你真好,我觉得啊,自己这辈子也已经没什么遗憾了。如果有,也是气自己没有早点遇到你。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是同龄人,或者说你比我还晚出生一些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各种时候的你,尚且青涩的你,总之,每个你我都想拥有,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