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页

字数:2767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4页
    “茵然姨姨欺负我。”关思韵虽然心里对沈茵然这样的行为喜欢的不得了,可面上却是一副被欺负的委屈模样。见她抿着唇,脸颊微红,似乎在因为尝到她自己的味道而不好意思,沈茵然当然知道关思韵才不会这么薄脸皮,只是想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倒是先害羞起来。
    “你…你之前不是也这样做过。”沈茵然小声嘀咕,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关思韵笑起来,又动了动舌尖,似乎在回味自己的味道。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却因为是沈茵然喂给自己的,让关思韵觉得有趣。
    “可是,这是茵然姨姨第一次喂给我呢,怎么样,我的妹妹香吗?”关思韵嘴上没个把门的,一旦在床上就是什么荤话都往外讲。听到她说妹妹,沈茵然只呆愣片刻就意识到她在说哪里,脸色也加羞红了。
    “不准乱说了。”沈茵然忍不住捂上关思韵的嘴,引得她轻笑出声。
    “好好好,不说了,那茵然姨姨继续欺负我好不好?我还想要你,你说过的,要把我欺负到哭为止。”关思韵拉着沈茵然的手往身下带,翘臀一抬,便把手指置放在湿软的穴口。
    那里才高潮不久,这会儿正是最为黏腻湿滑的时候。关思韵甚至不需要顾忌什么,缓慢得坐下,便把两根手指尽数吞到体内。
    “嗯…这样进来,好深啊。”这是关思韵第一次用女上位和沈茵然做,也从不知道,沈茵然本就得天独厚的条件会被利用的如此出色。沈茵然留在外面的拇指揉着阴蒂,两根细长的手指被甬道裹夹,内外兼并,一下子就把关思韵重新拉回到欲望的溶洞中。
    紧接着,关思韵不留喘息余地,便在沈茵然身上起伏动作。尽管是第一次,但关思韵很清楚自己怎样做能够带来快意,更加清楚,自己怎么做,可以把最诱人的姿态展现给沈茵然。
    她白皙的肌肤凝着汗水与暧昧的液体,她用双手搭在沈茵然肩膀处,并不托着那对过于丰盈的乳球,任由它们随着自己的起伏来回晃动。关思韵那里生得大而饱满,且形状还是极为规整的两颗圆球。她纤细的腰身晃动,好似一支细长的柳在风中摇曳,虽然薄弱,却又充满力量。
    沈茵然从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把扭腰这种姿势做得如此风情万种。此刻的关思韵就像是活生生的勾魂妖,她一举一动,一个声音和轻喘,都像是把沈茵然的理智与神智吸走。
    尽管如此,沈茵然也愿意将自己的全数交给关思韵。从一开始,喜欢关思韵时,沈茵然就做好了准备。
    “沈小茵,嗯…再深一点,我坐下去的时候,你就配合我…把手指往上顶,唔…这样就可以顶到宫口了。”关思韵颤抖着声音,吐出一串串近乎支离破碎的娇吟。她想要更多,只要是沈茵然给的,她永远都要不够。
    关思韵尽量把腿分得打开,将自己的全部毫无保留。她甚至觉得,沈茵然每次进入,都会把自己闭合的小穴狠狠操开,将那周围的阴唇挤弄得翻卷,再裹夹着自己流出的水,一并送进身体里。偶尔顶弄得过深,指尖剐蹭过宫口,也的确会带来刺痛。却也正是因为这份细微的疼,反而让关思韵觉得更敏感。
    沈茵然每一次进入,指尖会照顾好每寸皱褶与媚肉,将它们碾压得平整,富有摸搓着让它们重新膨起。穴道内开始剧烈得收缩,将手指裹夹吮吸,这样强烈的痉挛,明显是又要攀顶的迹象。
    沈茵然这次没有习惯性得减缓,反而是更加强而有力得抵进,让关思韵都有些措手不及。
    “茵然姨姨,太深了…嗯…小韵的身体要被你弄坏了,啊…我是你的,弄坏我,沈茵然,把我弄坏,让我彻底属于你。唔,我只会被你进入,只会被占有,只会给你生孩子。”濒临高潮,关思韵意识混乱,高声呻吟着令人面红耳赤的话,泪水也胡乱顺着眼眶滑落。
    沈茵然看着她仰头落泪的模样,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关思韵会那么喜欢变本加厉得欺负自己,总是要把自己弄哭才罢休。
    原来,这样的哭泣,是这么好看的。关思韵被沈茵然索取得凌乱,这次高潮后,彻底软在沈茵然怀里不愿动弹。
    听着她疲倦而餍足的呼吸声,沈茵然看她的目光浸满温柔。似乎,所有的一切不曾发生,沈茵然又变回了她曾经的模样。
    “小韵,睡吧,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侵蚀·101
    自从关思韵生日两个人亲密后,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渡过了不清不楚的暧昧期,终于重新走到一起。
    “在一起”三个字听上去容易,写起来也不过是区区数笔,可两个人心里清楚,她们如今能够在一起有多不容易,其中又迈过了多少坎坷与困难。
    虽然和好如初,但关思韵没有急着和沈茵然回去,两个人又在这里待了段时间,直到沈茵然找到了合适的人接手古董店,这才和关思韵重新回到加海市。
    两个人回来那天,傅妮开车来接,早先她知道关思韵去找沈茵然时就期盼着这天。如今兜兜转转,她们携手从飞机出口出来的瞬间,傅妮就知道,自己以后的老板,怕是有两个了。
    “我们去哪里?”回去路上,沈茵然柔声询问。她临走时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关思韵,全凭对方做主。关思韵他听着沈茵然问的是我们去哪里,而不是我去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