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页

字数:2829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3页
    “唔,沈小茵,啊…好舒服,嗯…你吃掉我了,再用力一些,我喜欢你含着我。”关思韵不是第一次被沈茵然这样对待,但她明显很喜欢这样被沈茵然满足。
    敏感的私处被沈茵然含在口中,只要想到沈茵然那样优雅而高贵的女人此刻正趴伏在自己腿间,将自己的阴部完整含住,关思韵心里和身体就会生出远超之前的满足感。
    那个人不是别人,是沈茵然,是那个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的女人。而此刻,她却含着自己,索取自己,用唇舌带给自己快意。
    关思韵觉得身子飘忽不定,本来好好跪着的双腿也有了逐渐瘫软的迹象。仅仅只是个开始…她就要受不住了…
    侵蚀·100
    关思韵自认她不是什么易敏的身体,否则她也不会在每个自我抚慰的夜连最基本的快感都得不到。然而,就是这样一具身体,却可以在沈茵然的轻易触碰下融化成水。
    对关思韵而言,怎样的技巧,什么样的地点都无所谓,只要索取她的人是沈茵然,她就可以在片刻间进入状态,被沈茵然轻而易举的小动作要得溃不成军。
    沈茵然口中温度不低,其热度甚至可以和关思韵那敏感的花唇进行抗衡。两片肉唇裹夹着里面淡薄的樱唇,其上是因着动情而饱满充血的阴蒂。这里是私密的,相应的也是最为敏感的部位。
    不论是内外的花唇,亦或是中间那颗存在感十足的肉珠,每一处稍加疼爱就会给关思韵带来极强烈的快意,更何况是这会儿被整片含着。
    沈茵然嘴上的动作并不熟练,但她懂得关思韵的敏感点在哪里,疼爱喜欢的人,自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技巧。略显粗糙却十分灵巧的舌在晶莹润滑的晶冻表面扫动,它不由关思韵拒绝,将闭合的花苞挑开,轻而易举得探入期间的缝隙中。
    沈茵然秉持着对关思韵一贯的纵容和宠溺,将她花苞的每个皱褶照顾得好极了。软舌撩挑,自下而上,是缓慢而磨人的拨动。由上往下,是硬抵而爽快的碾压。
    而左右横扫,便是用最快的速度去挑逗最敏感的肉核。下面那里要被沈茵然含吻得化掉,偏生那条灵巧的小舌也不老实,反反复复得将关思韵的冷静自持拨弄掉。好似顽皮的孩子在摧毁一架上等的钢琴,用指尖将一个个黑白琴键抠掉,使得琴身发出了凌乱的鸣音。
    “茵然姨姨,啊…再快点,唔…好舒服…我想在你嘴里高潮,给我,给我吧。”关思韵不吝啬自己的快意,坦白交代她最想要的。她微仰着头,任由下巴的汗水掉落沙发上,双手紧紧抱着身下的抱枕,努力挺起翘臀,将双腿分得大开,好让沈茵然不遗余力得疼爱自己。
    关思韵当然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定是放荡极了,但她认为沈茵然一定会喜欢自己的放荡,因为只有面对她时,自己才会这样。除了沈茵然,谁都看不到关思韵这副姿态。
    得到了关思韵的催促,沈茵然唇齿与舌的动作愈演愈烈,甚至将舌尖探进那不停吐出汁水的穴内,缠绕着穴口周围饱满紧致的媚肉与之玩耍嬉戏。
    那里面的媚肉久没得到抚慰与碾压,这会儿正是最为难耐的时候。突然闯入的舌尖像是久违的旅客,引得每个皱襞媚肉热情得裹夹与欢迎。
    沈茵然觉得舌尖发酥发软,关思韵流出的水太多,以至于沈茵然没办法尽数吞下,甚至顺着嘴角滑落,掉在皮质沙发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小韵要到了,沈茵然能清楚感觉到关思韵的变化,她把舌尖探进甬道,肆无忌惮得舔舐着四壁,在穴口附近绕着顽皮的圈圈。在口中的整片花苞因为沈茵然这个动作而颤抖,像是火山将要爆发的前兆,燃出的热度,似乎要把自己嘴也跟着烫的融化。
    在濒临高潮前,关思韵全身绷紧,她白皙的肌肤泛着异样的红潮。似是身体里的火破皮而出,在她身上盛开出情欲的红绘之花,它出自名家之笔,注定要被装裱放入展示柜台中。从诞生之初,便美得惊心动魄。
    “沈小茵,唔…要到了…嗯…我…我高潮了。”关思韵忽然仰头,发出一声远比之前更冗长的吟哦。她脊背起伏,漂亮的蝴蝶谷上像是落了只真蝶展翅欲飞。她的声音好似掺了被热火沸腾过的水珠,点点滴滴落在喉咙,莹润了音色,变得比往常更为娇媚动人。那一声沈小茵好似喊进了沈茵然骨子里,将她全身坚硬的部位打散,酥麻不已。
    沈茵然迫不及待的想让关思韵攀顶,她收紧了唇瓣,重重吸吮着口中那朵颤抖不已的晶冻。它濒临崩溃的边缘,而沈茵然这重重一吸,直接衔住晶冻中至关重要也是最敏感的珍珠。
    小珍珠被层层剥皮,里面最活跃的末梢神经在巨大的刺激下发芽催化。烟花绚烂升空,冬雪悄然融化。放入温水中的奶糖被晕散开,甜蜜的汤汁顺着穴口渗出。伴随着关思韵的颤抖,一股脑得全数泄在沈茵然口中。
    “嗯…嗯啊…”最激烈的高潮已然度过,关思韵的呻吟也逐渐平复。她趴在沙发上,还未来得及喘息,瘫软的身体忽得被沈茵然抱起,转瞬间已经坐在沈茵然怀中。关
    思韵顺势靠着,用腿心轻轻裹夹着沈茵然平坦的小腹,借此用另一种方法让沈茵然陪自己度过余韵。感到小腹处贴靠的那片湿软的花唇还在开合,把自己的腹部打湿。
    沈茵然为关思韵揉着发软的腰身,随后摸着她的脸颊带她过来吻上她。口中还掺杂了一些关思韵留下的液体,这也是关思韵第一次从沈茵然口中尝到自己的味道。她忍不住轻笑了下,觉得沈小茵终于学坏了,知道该怎么对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