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页

字数:3000   加入书签

A+A-

    侵蚀 作者:晓暴
    第172页
    “嗯,舒服,要茵然姨姨疼我。”关思韵今天似乎格外热衷示弱,全然不见以往在床上的强势。听着她娇软无力的轻吟,激发了沈茵然的占有欲。她忽然想起,之前自己总是会在床上被关思韵弄得流出生理性的泪水,那,小韵也会这样吗?
    “小韵,我也想让你哭。”沈茵然在床事上很少说话,这样的想法未经思考就直接说出来。关思韵听后有瞬间的呆愣,随后挑眸看向身上人。
    女人光裸着身体,光晕在她身上洒了一圈琉璃绯色,却难掩她本身肤色的白皙。她温柔如水得看着自己,用最柔和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倒是有种莫名的反差萌。怪可爱的,可爱到关思韵现在就想翻身把沈茵然压下去好好欺负她。
    “茵然姨姨用力要我,我就会哭。”关思韵说完,沈茵然已经重新俯身下来。脸皮薄的人,总是喜欢用动作来代替言语,而沈茵然此刻就是如此。埋在体内的手指逐渐加快了速度,沈茵然知道关思韵的敏感点,她们对彼此的了解又熟知。
    曾经有一段时间,关思韵依靠疼痛来获取性爱上短暂的快慰。那时候,她没办法自己抚慰身体获得高潮,哪怕把沈茵然当做幻想对象,总是会因为对方的离开而被抛下,身体也从热转为满目疮痍的悲凉。
    而今和沈茵然在一起,心理上的变化让关思韵敏感极了,似乎在没有疼痛的催化下,她也可以获得快慰。这一切都是因为沈茵然,自己的悲欢喜乐,快慰和高潮,只有沈茵然能够轻易操控。
    “ 沈 小 茵 , 嗯 … 好 深 , 你 进 来 的 好 深 ,唔…”关思韵抬起双腿,以极度放荡的姿势将沈茵然细长的腰身夹紧,绷紧的两只小脚相互扣在一起。她随着沈茵然的进入起伏,手指顺着沈茵然后颈滑下8,1,195浏13,8·,以柔软的指腹在她背后的脊柱沟来回滑动。
    这是一种暧昧的性暗示,也是某种诱惑与鼓动。沈茵然沉浮,与关思韵身体紧紧相贴,两个人胸前的柔软被彼此挤得变形,当然,关思韵的形状要更加放肆些。
    “小韵,你抱得太紧了。”沈茵然被关思韵紧锁,像是被束缚了般无法动弹,以至于右手的动作都受了限制。可关思韵不管不顾,仍旧把沈茵然抱紧,滚烫的唇贴在她耳迹。
    “不够,我还想抱得更紧,要是能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就好了。茵然姨姨不方便动作,我可以自己动,嗯…就算是慢下来,我也好舒服。”关思韵主动扭着腰身,在下面去吞吐沈茵然的手指。
    湿润的花唇到处皆是莹润的爱液,那些汁水像是永远流不尽般,缠缠绵绵得顺着明明吃着手指却还很饥饿的小口溢出。
    沈茵然总觉得,明明掌控主动权的是自己,可莫名又被关思韵占了先机。她垂眸,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关思韵。眸光凝在她脸上,竟然变得舍不得挪开。
    在遇到关思韵之前,沈茵然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对这世上的某个人如此痴迷。并非是她自傲,而是沈茵然性子寡淡,很难生出难以自制的情感。她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任何人,后来才发现,这种误解是因为关思韵还没到她身边。
    她看着少女成长为如今的女人,她的小韵就躺在她身下,鲜活而情动得随着她的索取而起伏。那张本就妖媚的脸掺了情色,不是放荡的,而是色欲诱人的。关思韵的媚从不是艳俗的媚,是带着锋凌的妩媚。精致的五官让她面容无可挑剔,骨子里的那份随意和自毁倾向,使她的气质多了些妖冶与放荡不羁。
    她的媚夹杂了凌厉和锐锋,是只对自己才展现的姿态,而非他人可亵渎。她乌黑的发凌乱散着,似是被指引的河溪,顺势流入海中。面颊不复白皙,脸颊两侧染了勾人的坨红。
    这会儿的关思韵就像一颗被糖水煮软的山楂,甜蜜的汁水渗进她体内,让她变得柔软可欺。轻轻一捏,就能把那些融进去的汁水吐出来。
    “ 小 韵 , 你 说 过 的 , 今 晚 要 让 我 来 欺 负你。”沈茵然轻声说,似是在做什么坏心的打算,还没等关思韵回过神,她身子骤然一轻,紧接着,人已经被沈茵然扶着跪在沙发上。
    她小腹下被塞了个抱枕,发软的身子有了这个倚靠,将臀瓣高高翘起,好似发情的小狐狸,等待着主人给她好生去去火。
    “茵然姨姨。”手指从体内抽离,仅有的抚慰也没了,关思韵委屈巴巴得回过头看沈茵然。她眸色本来就是暗红的,啜泪之后就红得更为明显。眼眶周围的红搭她白皙微粉的脸,娇艳欲滴,让人更想欺负她。
    “小韵,想要我吗?”沈茵然难得来了逗弄的心思,她从后面抱着关思韵,半压在她身上。右手抚着她圆而翘的臀,因为才从湿软的穴内出来,沈茵然手上满是湿液,抚弄时,也将关思韵的臀瓣弄湿了。
    “要,要沈小茵进入我,狠狠的欺负我,给我高潮。”关思韵说着,主动翘起臀。她双腿打开,毫无顾忌得向沈茵然展示身体的欲望。因着没能被填满,翕动的穴口在反复开合。阴唇被爱液泡的软烂,仿佛轻轻一抽,就能拨开一层层花丛,进入到滚烫的穴道中。
    然而,沈茵然没有用手,而是张口含住那一片娇媚的花肉,将其吞入口中。那里足够湿润也足够滑腻,吃下去的感觉像是含了块注了果汁的晶冻,口感和口味皆是最佳。
    10月本就不算冷,屋内为了气氛燃着壁炉,就使得本就燥热的房间变得更添一丝浮躁。加之这场情事的催化,二使得整个房间好似燃了团火,将两个人围裹在中心消化。与屋内干燥的热恰巧相反,关思韵和沈茵然之间的火是充满潮湿的热火。似是阳光灿烂的夏季正午,随便动一动,皆身便会涌出汗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