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页

字数:3388   加入书签

A+A-

    每个世界我都是大佬[快穿] 作者:唐妹子
    第203页
    江牧!你在做什么?
    还没收回手,赵翔青的声音就在一侧响起,江牧转头,只见赵翔青三人飞在船外,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第62章 关门弟子的逆袭(完)
    江牧, 你在做什么?赵翔青忍不住上前,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江牧收回手,面前的灵气瞬间溃散, 中间或有微光飘散开来,那是属于季无源残存的神识。
    江牧手一挥,这些神识碎片也随之化为齑粉, 季无源在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彻底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林思的声音有些弱弱的,她飞在后面, 站在赵翔青身后。
    江牧没急着开口,而是直接一挥手, 四人中间的甲板上就出现了一道缥缈的身影。
    是天语真人。
    江牧虽然已经摧毁对方的神识,但是分神期大能的神识十分之强韧,没有任何意识之后,在江牧灵力的加持下也勉强可以有形体的出现。
    只是这时的这缕形体,只是一个空有外形的壳,再无一丝灵的存在。天语真人已经彻底死亡了。
    赵翔青看见面前的天语真人,惊骇地睁大了双眼。
    身为天语阁的弟子, 他们不可能不认识掌门和掌门的气息。
    面前这明显只余空壳的灵体,居然真的是天语真人。
    但是天语真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江牧!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江牧挑眉:我只是一个两年都没能练气入体的废物, 天语真人的神识落在我身上,难道不应该问问他想做什么吗?
    对面三人身形一震,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孙舒一干涩开口:掌门他是想夺舍吗?
    没错。江牧点头, 又将天语真人的灵体空壳收了起来。
    回了宗门还要用, 可不能让这空壳在这里就消散了。
    这怎么可能呢!赵翔青喃喃自语,但其实已经相信了江牧的说法。
    正如江牧所言, 分神期大能的神识落在都还未练气入体之人身上, 不会有何好心。
    况且天语真人是江牧的师父, 这才更加可疑!
    想起江牧这两年诡异的修为,赵翔青心中发寒,以前在他心里那个慈眉善目的掌门形象彻底崩塌。
    你们要坐船一起回去吗?对面三人还在思考,但江牧已经等不及了,干站着算什么劲儿呢。
    三人瞬间回神,心里虽还有些害怕,但依然坐上了船,找了个离江牧远远的地方,悄悄看着不敢接近。
    回程的路和来时一样,江牧独自一人站在甲板之上,其他人都坐在船舱之中,不同的是众人的心情全都变了,还少了一个人并一魂。
    两天过后,大船的模样远远地就引起了宗门内弟子的注意,知道这是去往秘境船的弟子都心中疑惑,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江牧操纵着船在宗门外落下,等待宗门阵法开启。
    听到消息的无风长老赶了过来,他已经收到秘境提前关闭的消息了,以他的猜测,这定是有人取了传承,此刻江牧等人一回来,他便想知道确切消息。
    待宗门阵法一打开,江牧就飞身下船,将船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赵翔青等人看了几眼,无一人说话。
    无风长老看见江牧的动作没有丝毫反应,直接看向赵翔青,开口便问:这次秘境发生了什么?
    赵翔青嘴唇微动,却无一丝声音传出,这是在与无风真人传音。
    江牧看了眼两人之间,在灵力的加持下,他可以看见他们之间隐隐相连的神识气息,若是他想,也是可以听见对方所言,只是会引起注意。
    罢了,说些什么也不甚要紧,江牧直接转身朝着宗门内走去。
    之前在船上不是很方便,在秘境中得来的传承他还未仔细看过,现在回去之后好好研究一下。
    那边赵翔青与无风长老的沟通已经进入尾声,无风长老一看到江牧的动作,就袖袍一挥,瞬间将江牧拦在原地。
    你是何处而来的孤魂野鬼!
    赵翔青已经与无风长老说完经过,此刻听到对方所言,顿时震惊睁大了双眼,醍醐灌顶一般觉得自己明白了一切。
    没错,现在的江牧必定不是以前的江牧,江牧之前无一丝修为,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就修至练气巅峰,还能一招使季无源灰飞烟灭。
    现在的江牧说不定是秘境之中飘荡的孤魂,遇见江牧之后便将其杀死,附在了其身上。
    江牧挡下无风长老包含杀意的一击,再看回去的目光已经冰冷了起来。
    他并不是嗜杀之人,但若是别人想杀他,他也绝不会束手就擒。
    他身形一动,在场之人全都没有看见他的踪影,就见他突然出现在了无风长老面前,江牧一掌击出,径直拍向了对方的丹田。
    无风长老刚想反抗,却惊骇的发现从江牧身上传来了无可匹敌的压制力量,将他死死地压在原地再也没有丝毫动静,只能绝望地看着江牧充满灵力的一击落在他的丹田。
    瞬间气浪翻涌血脉逆行,无风长老一口鲜血喷出,体内灵力瞬间溃散,在周围掀起了一阵灵力风暴。
    江牧双手下压,灵力风暴在即将蔓延到赵翔青等人身上时又平静下来,堪比元婴修士自爆的灵力溃散竟然没有给江牧造成丝毫伤害,只微微吹起了他的发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