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页

字数:3642   加入书签

A+A-

    被装o的enigma标记后 作者:糖雪球啊
    第157页
    浪尖时刻的讨好,他喜欢的紧。
    这两个字给了洛闻川莫大的鼓励,他抬眸看了宋凌一眼,然后俯身咬住了宋凌的脖颈。
    终端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宋凌看了一眼界面,是沈煜枫发来的。
    这缺心眼儿,这会儿给他发通话请求做什么。
    “凌哥不接电话吗?”洛闻川问他。
    “不用。”
    “还是接吧,万一有急事呢。”
    宋凌听见这句话,抬起洛闻川的下巴问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我一直这么听话。”洛闻川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宋凌往边上靠了靠,接下通话请求的那一刻,被洛闻川亲吻过的地方还有些发烫。
    “什么事?”
    对方听见宋凌的声音,开门见山道:“宋凌你知道吗,宋总要结婚了!”
    “宋总,哪个宋总?”宋凌不记得宋女士这边有哪个亲戚要结婚的。
    “还能是哪个宋总,你妈呀,宋若知,你妈要结婚了!”
    你妈要结婚了。
    这几个字让宋凌整个人直接凉透了,他一把推开要往自己身上凑的洛闻川问道:“和谁?”
    他妈要结婚,为什么他不知道。
    “还能有谁,肖择颜呀,你导师。”
    沈煜枫这几句话,让宋凌内心顷刻间波翻浪滚。
    肖择颜,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
    等切断了通话请求,洛闻川过来帮着宋凌按了按腰,分析道:“肖择颜三年前就退休了,虽说亲信队长的任职一般不超过十五年,但他退休的退休年龄确实有点儿早了,这件事应该是早有预谋。”
    早有预谋,确实像是早有预谋。
    宋凌万万没想到,今年三十六岁的肖择颜,能跟宋女士有一段往事。
    这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猜到了,怎么不早告诉我。”宋凌抬腿给了洛闻川一脚。
    洛闻川一脸委屈道:“我没想到是跟宋阿姨。”
    在这之前他还一直以为肖择颜是对宋凌有意思呢,这么一来,成了一家人,可就麻烦了。
    .
    宋凌还是带着洛闻川回到了帝都,回去的原因居然是得操持自己亲妈和导师的婚礼。
    青禾老总和退休上将的婚礼,隆重程度可想而知。
    整个婚礼大部分是由宋凌和洛闻川亲力亲为,一个是不得不做,一个是想讨好宋若知。
    婚礼当天来了不少人,北城阙城的人的人尤其多,大半个亲信队的人往草地上一站,跟到了阙城理事会一样。
    宋女士优雅依旧,雪色的婚纱衬得整个人越发美丽,和肖择颜这个帅的没边儿的enigma站在一起,用郎才女貌来行若都觉得不够。
    看着自己的亲妈和别的男人结婚,宋凌心里还是有点儿不是滋味。别人都是送闺女出嫁,他这是送亲妈出嫁,不对,也不是出嫁,是肖择颜入赘。
    “恭喜啊小宋,以后就有爸爸了。”
    以后就有爸爸了。
    这个陌生的词汇,今天倒是觉得更为陌生了。
    心下正五味杂陈着,宋女士那边已经在抛手捧花了。洛闻川不知道去了哪儿宋凌正要去找人,打远看见肖择颜走了过来。
    “肖导……”
    肖择颜看见宋凌,略略勾了勾唇:“不打算说点祝福的话吗?”
    “我,不好意思。”宋凌实在不知道给说点儿什么,早生贵子不太合适,百年好合又很奇怪。
    “那就当你说过了。”
    “你和我妈,什么时候……”宋凌还是对这件事很好奇。
    肖择颜仿佛并不介意这件事,他看着不远处身穿婚纱的女人,低声道:“我第一次见到她是上学那会儿,她来我们学校做演讲。”
    “大学?”
    “更早一点儿,可惜那会儿她已经有了家庭。”
    “是。”宋凌对自己的父亲印象不太深,那个男人不常回家,每次回来也总是跟宋女士吵架。
    “我想我这辈子没什么可能了。”肖择颜的神色中添了几分遗憾,很快这遗憾便被笑意融化,“但她后来离婚了,你知道吗,她离婚那天我高兴的一晚上没睡着。”
    “呃……”宋凌记得自己也一晚上没睡着,他难过的很,人类的悲喜果然是不能相通的。
    “肖导的爱情还真是命途多舛。”尽管不想评价,宋凌还是礼貌的给出了回应。
    不得不说,enigma虽然狡诈,但倒是意外的专情。
    宋凌正想着,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enigma拿着束白色的捧花跑了过来。
    “凌哥,凌哥你看这个,我抢到了。”洛闻川把捧花送到宋凌的面前,那一刻这人递的仿佛不是花,而是最耀目的珍宝。
    宋凌站起身,看着这傻狗送过来的捧花:“你跟一群小姑娘抢什么。”
    “谁说只有小姑娘能抢的。”洛闻川看着宋凌的眼睛,十分期待的问他道,“我们也可以吗?”
    可以什么,结婚么。
    这小兔崽子,原来是用这种方式在给他求婚吗。
    “看你表现。”
    “好。”宋凌没有同意,但洛闻川还是很高兴,能在宋凌身边他每天都高兴,像只眼里只有主人的傻狗,宋凌高兴他也会摇尾巴。
    宋凌低头去看手里的捧花,忽然觉得心下被塞了什么东西,一时间甜腻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