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页

字数:3762   加入书签

A+A-

    被装o的enigma标记后 作者:糖雪球啊
    第155页
    “别人?也是,肖择颜睡过。”宋凌嘟囔了一句。
    洛闻川听见这句,问他道:“他和你住一起?”
    宋凌和一个enigma住一起。
    宋凌看洛闻川又开始生气,解释道:“要讨论一些工作上的事,时间晚了就留在这儿了。”
    “那你们,你们有没有……”
    洛闻川想问宋凌有没有和肖择颜在一起过,这个人他没有亲眼见过,但也知道有关他的不少事儿。他想问一问,却又怕宋凌误会自己在意这种事,心底下几经挣扎,问不出口就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
    宋凌知道洛闻川想问这什么,这小兔崽子成天没事儿就喜欢胡思乱想,整的全天下的人都能看上他似的。
    “我养你这么一条狗就够累的了,再养一条还能不能安生?”宋凌没再搭理洛闻川,洛闻川听宋凌这么说,当即来了精神头。
    “那我是不是第一个和凌哥在一起的人。”洛闻川凑过去,见宋凌不理他,揽着宋凌的腰在他唇边亲了亲,“是不是?”
    宋凌看这小兔崽子急切的样儿,忽然来了逗逗他的心思。
    “我要是说,不是呢?”
    洛闻川愣了愣,宋凌说不是。也对,宋凌那会儿是从帝都来的,一个正常的alpha,在大好的年纪怎么会没有过相好的omega呢。
    洛闻川很受伤地松开了宋凌的腰,等反应过来什么,不服气的又扑了过去。
    “凌哥,往后只跟我好不好,我伺候你。”
    “你伺候我,你怎么伺候我?”宋凌问了一句。
    洛闻川眼睛里的光晃了晃,下一刻伏下了脑袋。
    即便宋凌不愿意耽溺于这种事,但洛闻川还是用自己的努力成功俘获了他。
    宋凌鼓励性的摸了摸洛闻川低下去的脑袋,蓦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跟着这人去了。
    宋凌感受的到,洛闻川是在用全部的心意去爱着自己的,用一种极其笨拙的方式。
    他忠诚,坚韧,跨越万水千山来到自己的身边。
    他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但望向自己的目光满是真诚与爱慕。
    江川有声,倾耳可闻。
    他听得到洛闻川心底的话,看得到他眼眸中的情。
    “闻川。”宋凌突然唤了一声。
    “嗯?”洛闻川抬起头,一双晶亮的眼眸映着宋凌的身影。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宋凌一直觉得洛闻川这双眼睛有些眼熟,但每次梳理记忆中曾经有一面之缘的人,又总是对不上号。
    洛闻川愣了愣,片刻后浅浅勾了勾唇角,张嘴咬住了宋凌的指尖:“甜的。”
    甜的。
    这两个字让宋凌封存已久的回忆陡然间涌上心头。
    “你是,那个小花猫?”
    “嗯。”
    原来宋凌叫他小花猫吗,别人都叫他小叫花子。
    “你那会儿怎么只有那么一大点儿,你知道吗,我找过你,我还跟你说让你第二天在酒店等我,我带你们回帝都,可是你没来。”
    “我知道,我记得。”
    我只是过不去。
    我只是满怀欣喜的回到医院想要告诉那个人,这世上尚有一处可以容身的地方,却又在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置身荒野,永远失去了搭乘宋凌这趟列车的机会。
    错失少年的列车与江然的死,成为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洛闻川的眼眶湿润了,他早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他总告诉自己这些回忆微不足道,却没想到再提起来居然如此让人痛苦不堪。
    他曾经极力忘记宋凌这么一道迤逦的光,却又在即将忘记时再一次与他相遇。
    他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却又深陷在这个人给予的温柔无法自拔。
    这样一个宋凌,叫他怎么能舍得放手。
    作者有话说:
    来了!
    感谢「晴栀」的地雷——
    感谢者「caesura」,「52789677」的营养液——
    第64章
    “凌哥,我还可以……”
    “可以,我回带你回家。”
    .
    带洛闻川回帝都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宋凌把这件事告诉他大姐宋翡之后,宋翡说了句「有病」就再也没回复过。
    洛闻川见宋凌放下终端,一脸期待的看向他:“怎么样,凌哥。”
    宋凌看洛闻川这模样,一时也不忍心告诉他真相:“我大姐说挺好的,只是她最近很忙,不能见你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帝都。”洛闻川那架势就好似宋凌这一秒说回去,他下一秒就要坐车出发了似的。
    他这辈子没有急切的想去过一个地方,宋凌的家是第一个,也会是唯一一个。
    宋凌在带洛闻川回帝都前,特意去了江然骨灰所在的地方。
    洛怀山当年的意思是让助理把江然的骨灰及时处理掉,助理于心不忍就把江然葬在了阙城的一处公墓。
    这是洛闻川最沉默的一天,他早已经失去了母亲,却在此时才得以见到江然的墓地。
    他在江然的墓前坐了很久,眼神空洞没有一丝光彩,直到太阳落山最后一抹云霞也被夜幕吞并。
    “天黑了,凌哥。”
    “回家吧。”宋凌伸手顺了顺洛闻川的头发。
    回家。
    这两个字,洛闻川已经许久没听过了。他曾经十分讨厌冬日的夜晚,那时候万家灯火明亮,所有的人都能回家,他却只能找一个没风的地方蜷缩一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