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页

字数:3359   加入书签

A+A-

    被装o的enigma标记后 作者:糖雪球啊
    第152页
    洛闻川这人早在确认自己enigma的身份后,就被发掘成为一队的编外人员了。这群王八蛋想要取得洛怀山的信任再调查风行,想到的主意居然是先献祭青禾。
    这群冷情的王八蛋。
    “洛闻川查到的证据不少,但洛书培一直躲在国外,我们只能放出洛闻川当年攻击青禾的证据引诱他现身。等原告变被告,这件事会彻底了结。”顾涵舟落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她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只要有一步差错,洛怀山随时可能察觉,但她不得不这么做。
    洛闻川这步棋在遇到宋凌的那一刻就已经失控了,她也没有精力再去培养下一颗了,洛怀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还会相信谁呢。
    宋凌蹙眉道:“你们根本不了解洛怀山,即便是证据确凿,他也不会束手就擒的。”
    亲信队对洛闻川这么这么放心,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洛闻川对洛怀山的恨意。
    他从前让校方隐瞒自己受伤的原因,是为了不再去刺激洛闻川,让这人能清醒一点儿,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看洛闻川前几天失魂落魄的样子,估计是什么人把真相说出来了。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亲自过来,我们等待的是一纸判决书,只要判决书下来,怎么处理洛怀山就是我们的事了。”顾涵舟从腰侧摸出一把枪,瞄准正门的方向,道,“看到那个门口了么,如果从那里走出来的是洛闻川,一切皆大欢喜,如果是洛怀山,亲信队会亲自击毙他。”
    “如果判不了罪呢。”宋凌问她。
    “不会的,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足够他吃一辈子牢饭。”顾涵舟收回目光,正要开门,只听车外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放下枪,他手上有人质!”
    车外一声惊呼,宋凌抬头,在正门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洛怀山手上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女士手枪,他所劫持的人质,是脖颈上被套了抑制环的洛闻川。
    在洛闻川的目光中,看不到丝毫的生机。在法院特制抑制环的压制下,enigma与常人无异。
    宋凌正要出车门,忽然被顾涵舟攥住了手腕:“你要去哪儿,你现在出去会干扰他的情绪。”
    “干扰谁的情绪,洛怀山还是洛闻川,你们要看着洛闻川死吗,顾队长如果此刻被挟持的是你的爱人,也会如此冷静吗?”宋凌望向站在台阶上的人,紧紧着拳头。
    顾涵舟愣了愣,没有说话。
    没有人可以冷静面对自己的爱人身处险境,所以亲信队的队长在任职期间不允许结婚。
    宋凌的目光落在前方,最前方的车上已经有人出去在和洛怀山谈判。
    “如果最后谈判的结果不尽人意,你们会选择牺牲人质吗?”宋凌突然问了一句。
    顾涵舟再次沉默,这个问题她不能确定。她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卧底受伤,但只牺牲洛闻川确实是损失最小的办法。
    这人的沉默让宋凌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求人不如求己,如果亲信队救不了洛闻川,他来救。
    宋凌看向不远处的洛闻川,缓缓闭上了眼睛。
    如果此刻开枪,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洛怀山反应过来一定会对洛怀山下手。
    如果不开枪,拖延的时间久了难免会发生更糟糕的事。
    洛闻川,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告诉他这件事。
    这个总是自作主张的小王八蛋,真是为他添了个大麻烦。
    似乎是忽然想起什么,宋凌忽然睁开眼睛,给车队外的小钱发送了一条消息。
    .
    洛怀山的目光落在整个车队上,他没想到,没想到当初那个小东西居然会成为亲信队的狗。
    “洛闻川,你身上流的是我的血,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大可以杀了我,成全你杀妻杀子的名声。”洛闻川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父亲」这个词汇在他的印象中一直很陌生,他的到来对洛怀山来说是个继承人,一个继续延续他罪行的帮凶。
    他不想成为洛怀山的附属品,他要成为他自己。
    “你……”
    洛怀山还要说什么,张口之际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那是一枝短细的箭矢,以穿云之势而来,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刺入了洛闻川的腹部。
    “你想死,没门!”洛怀山去拔洛闻川身上的箭,洛闻川先一步握住箭深深扎了进去。
    霎那间洛闻川弯下了腰,躺在了血泊中。
    几乎是一瞬间,枪声响起,失去人质的洛怀山肩膀被子弹打穿。
    洛闻川极力睁开眼,看到了不远处手中拿着的人,略略笑了一笑。
    亲信队的人一拥而上,耳畔人声和救护车的声音响成一片。
    宋凌愣在原地,手中的逐渐滑落在地上。
    他看到洛闻川被人抬上了担架,薄唇微张,似乎要说些什么。
    宋凌走过去,洛闻川早已泪眼婆娑。
    “凌哥,我……”
    “留着力气去做手术。”宋凌没有多说,吩咐完之后帮着医务人员把担架抬上了救护车。
    他选中的部位不足以致命,只会让洛闻川这个人质失去行动力。但洛闻川把箭刺入腹腔深处的动作,让他整个人方寸大乱。
    他对这个人的时而表现出的幼稚束手无策,但那一刻,他很清楚的明白他不想失去洛闻川。
    作者有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