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页

字数:3461   加入书签

A+A-

    被装o的enigma标记后 作者:糖雪球啊
    第150页
    离开宋凌的那三年他错过了这个人全部的苦痛,往后他愿意为自己赎罪。只要宋凌还愿意留他在身边,做什么都好,哪怕不是伴侣。
    “记得戴上护士给你的手环。”
    陈医生看向洛闻川的目光多了些无奈,洛闻川和宋凌那些破事儿,他早听亲信队的人念叨清楚了,这俩人真是拧巴。
    .
    办理住院后最少要住满七天。宋凌不是个能闲的住的人,住院这几天闷的无聊,就老往医办室去跟医生护士聊天。一开始小姑娘们还愿意跟宋凌这么个帅小伙儿聊天,时间长了着急下班也就没什么闲工夫了。
    宋凌本来不是个表达欲旺盛的人,但这几天洛闻川跟丢了魂儿似的,往那儿一墩就开始愣神,不论是骚话还是正常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给宋凌都快憋出病了。
    不能打扰医生护士,就只能去骚扰老沈家那个小儿子。
    宋凌记得前几年见沈煜枫的时候,这人还为了个omega哭哭啼啼闹着要退学。也就过了不到五六年的时光吧,居然都来外科上班,还能给陈医生当当助手,还挺出息。
    “小沈。”宋凌打远看见来上夜班的沈煜枫,冲他挥了挥手。
    沈煜枫是从小是跟着宋凌的,他那会儿犯了错被他亲爹亲哥混合双打,要不是宋凌揽着,他这条命就没了。
    “宋哥,家里炖了条鱼我给你拿了半条,你尝尝。”沈煜枫举了举自己怀里的饭盆,一张嘴就露出两排反着光的大白牙。
    “姜堰做的?”
    “嗯,我不会做饭。”沈煜枫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宋凌笑了笑把他领进了病房。
    老沈家这个小孩儿是个好孩子,就是太单纯,当初被个omega骗了钱,这会儿连人也被姜堰骗走了,实在是不经骗。也幸亏姜堰是亲信队的人,做不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要不然这小东西活的也太悲惨了。
    沈煜枫见病房里只剩宋凌一个人,皱了皱眉问他道:“宋哥,那孙子呢。”
    “洛闻川?”
    “对,我上次没揍他,这回肯定要把他揍一顿。”沈煜枫说得很有气势,就好似洛闻川在这儿他立刻就能扑上去似的。
    “你打不过他。”宋凌看着沈煜枫,忍不住笑了笑。
    沈煜枫听见这话瞥了暼嘴,指着自己白大褂下的肱二头肌对宋凌道:“我有好好进行体能训练的,你摸摸,比以前强多了。”
    宋凌扫了沈煜枫比之前结实了不少的身子,道:“他是enigma。”
    “enigma怎能么了,打的就是……什么,宋哥,你说他是什么?”沈煜枫像是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没再提揍洛闻川这个话题。
    他坐了一会儿,忽然问宋凌道:“那他跟你,他跟你谁在上头?”
    沈煜枫之前觉得洛闻川那文文弱弱的样儿,肯定跟骗他钱的那个omega是一种类型的。
    但洛闻川是enigma,这可就不一样了。他这辈子见到过的enigma没几个,一个比一个牛,一个比一个狂。这样的人,肯定是不愿意屈居人下的,那宋凌不就吃大亏了么。
    这个问题问的宋凌有些尴尬,他夹起一筷子鱼直接堵住了沈煜枫的嘴。
    正要转移话题,就听见门口传来了洛闻川的声音:“凌哥在上头。”
    “噗……”沈煜枫这一口鱼全喷在了宋凌脸上,他看了洛闻川一眼,又转头去看宋凌,“厉害啊,宋哥。”
    “呃……”沈煜枫二百五吧,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洛闻川脸上带了点儿笑意,伸手递给宋凌一张纸巾。
    等宋凌把沈煜枫赶出去,洛闻川才把自己买的饭放在了桌上。他看了一眼饭盆里没动几口的鱼,盛了一块开始认真挑鱼刺。
    宋凌吃了没两口菜,洛闻川就把挑好鱼刺的鱼肉推了过去。
    “凌哥,吃这个。”
    宋凌看了碗里的鱼一眼,抬头问他:“你这两天怎么了,一句话不说。”
    “没什么……”洛闻川的眼睛垂了垂,不去看宋凌正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这件事宋凌表现的越是释然,他心下就越是难受。他宁愿宋凌骂他两句,揍他一顿,哪怕是砍他一条腿,也比这样要好。
    “没什么还不说话,你平时不是挺能说吗,说两句我听听。”
    直觉告诉宋凌,这小兔崽心底下肯定憋着事儿呢。
    通常情况下洛闻川的嘴是停不下来的。跟他在栗山那会儿,骚话一套又一套,每天都不带重样儿的,整个剧组都听得见。这会儿在医院倒是安生了,安静的小白兔似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说:
    来了,今天是九点,往后应该都是十点左右
    第62章
    如果亲信队救不了洛闻川,他来救。
    宋凌抬头细看洛闻川的眼角,忽然发现这人眼底下有一片淤青。
    “你这是怎么了?”宋凌碰了碰,明明没有多疼,但洛闻川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
    “磕的。”
    “磕的,哪儿磕的?”这人向来不会这么毛手毛脚才对。
    洛闻川见宋凌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把筷子递进他手里:“吃饭吧,凌哥,你肯定饿了。”
    “我不饿,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你不说出来,我吃不好饭。”宋凌坐回凳子上,一双眼睛十分平和的看向洛闻川。
    洛闻川的眼睛红了又红,一颗心揪的厉害。他想问宋凌疼不疼,却又觉得此刻问出口已经为时已晚。想了半天,只从口袋里取出一段花枝,那是一枝细嫩的桃花花枝,顶头的花蕾还在沉睡着,亟待某一刻吐露芬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