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页

字数:3056   加入书签

A+A-

    [综武侠]每一世都是丫鬟命 作者:深山客
    第246页
    听到有人夸自己的灯,郭襄心情大好,笑眯眯道:“是吧,我也觉得这个最好看。”
    老妇人见状,语气愈发软和:“我孙儿也和你一样,最喜欢这莲花灯。可惜,他今年却看不到了。”
    “为什么?”郭襄不解问道。
    “他生病了,今日都没爬起来。往年老婆子我都会带他去刘家那看灯的,唉……”说着,老妇人的背脊似乎都跟着这声叹气弯了些许。
    郭襄没问出你为什么不买一盏回去给他看的傻问题,她一眼就瞧出老妇人身上的衣衫不知道洗了多少次,恐怕是不会能拿出几两银子来买个无用花灯的。
    她抿了抿嘴,突然道:“老婆婆,要不我和你回家,让你孙儿看了花灯我再回来如何?”
    老妇人惊喜地望着她,难以置信地道:“这样……可以吗?”
    郭襄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提着灯笑道:“当然可以,我家离这也不远,很快就能回去的。”
    长长的巷子,越往里走就越安静。此处离街市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却仿佛另一幅场景。两旁的屋子低矮陈旧,显然住户都不富裕。
    女童提着灯,小心地不让灯下的穗子粘上地上的脏污。即便是这般情景,她也没说出不再走的话。
    老妇人看着她的身影,在灯光里忽明忽暗,突然就停了下来。
    “老婆婆,还要再往前走吗?”
    “是呀,没多远了,再走一盏茶时间就到了。”老妇人安慰道。
    “唉,大人为什么总喜欢说谎呢。”郭襄转过身,大眼睛在莲花灯摇曳的烛火里格外明亮,“前面一点人声都没有,根本没有人住,你还让我往前,是想做坏事吗?”
    第164章 番外二(完结)
    老妇人微微一愣,随即便忍不住掩嘴笑起来。她想要伸手摸摸郭襄的头,却被对方灵巧地避开了。显然,眼前的小姑娘已经不相信她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老妇人似乎也不是很介意。
    她依旧和蔼地笑着,声音在这静谧地巷子里显得深幽苍老至极:“小丫头,你爹娘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人的时候有些话还是装在肚子里的好。你瞧,我本来还想让你再高兴一会儿的,现在……唉。”
    明明是她心存歹意,说出的话却好像是郭襄逼着她做这些坏事一般,再配上她格外慈睦的五官,郭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提着灯,一步步向后退,逐渐拉开了和老妇人的距离。老妇人也没有立刻抓住她的意思,似乎是认定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从自己手中逃脱。
    “鲁伯伯,我在这!”突然,郭襄眼睛一亮,朝着老妇人背后欢喜地叫道。丐帮弟子遍天下,莫非他们已寻到这了?老妇人顺着声音向后看去,身后除了一片寂静的黑暗,根本什么都没有。
    她被耍了。
    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子骗了,老妇人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原本平静的眸子变得愈发幽深。她冷哼一声,寻着郭襄逃跑的方向而去。
    风呼啦啦地吹着,郭襄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要被割开一般,又冷又痛。可是她不敢停,身后的脚步声一直没有断过,那个奇怪的老婆婆肯定还在。
    她生来记性就很好,这襄阳城中但凡她走过的地方,她都能记得住。手里的灯她早就不知丢在何处,只借着月光依稀辨清前路,再有几息的路程就是东街闹市了,那里人多不胜数,更有丐帮弟子巡逻,自己就安全了。
    这样想着,郭襄脚下步子不由得快了几分。眼见巷子尽头人影攒动,郭襄几乎要欢快得叫出声来,可这叫声陡然被人卡在喉咙里。一只枯瘦的手提起她的衣领,将她重新扯入黑暗中。
    “怎么样,眼睁睁瞧着胜利溜走的滋味好受吗?”老妇人气息平稳地将她重新拖回巷子,嘲讽地笑着。显然,郭襄的这点轻功在她眼里实在微不足道,方才那即将逃出生天的错觉,不过是她为了报复郭襄故意为之的。
    “老婆婆,你放了我好不好,我要是不见了,我爹爹妈妈一定会着急的……呜呜……”郭襄再机灵,到底是个孩子,那张白净的脸上泪珠大颗大颗地落下,让人瞧着好不可怜。
    奇怪的是,那老妇人听了这话,不仅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眼中的恶意反而更浓了。她垂下头,幽幽看着郭襄道:“好呀,我也挺好奇郭靖夫妇没了女儿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难过得哇哇大哭。或许,我把你的小脑袋留给他们做个念想?”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在郭襄的脖子上摩挲,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手更合适。
    郭襄收了眼泪,忍不住瑟缩一下。她瞧出来了,这人恐怕不是偶然找上她的,这人和自己爹爹妈妈有仇。想到这,她倒是真的难过起来,若是自己不调皮甩掉了姐姐姐夫,或许就不会有这些事了。若是最后爹爹妈妈看到自己的尸体,说不定怎么伤心呢。
    “你为什么不哭了?”老妇人见自己手中这孩子忽然不哭不闹,心里说不出的不痛快。她不禁收紧手指,冷冷喝道,“你马上就要死了,你漂亮的脑袋会被我扯下来装进盒子里,想想那个画面,你不怕吗?”
    郭襄怎么可能不怕,怎么可能不想哭,可是她就是不愿让这个坏人如意。她张大嘴,努力呼吸着稀薄的空气,眼神执拗地望着她道:“我偏不哭,我不怕!”
    老妇人又收紧了手,暗暗同她较劲。偏偏这丫头就算脸都憋红了也不肯掉一滴眼泪。这样又倔又狠的性子,到让老妇人颇为惊异。可一想到这是郭靖的女儿,老妇人眼中的杀意又浓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