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页

字数:2794   加入书签

A+A-

    [综武侠]每一世都是丫鬟命 作者:深山客
    第245页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大姐重重敲了下头。原本想要说出口的抱怨顿时老老实实吞进肚子,只是那张肉嘟嘟的脸庞仍是不高兴地别向一侧。俊朗男子拍了拍他的背,无声地安抚着。另一头仍不忘宽慰妻子道:“襄儿机灵,一般人奈何不了她,你也别太担心。我方才瞧有几个帮里的兄弟在附近,我们过去请他们几个帮帮忙。”
    “每年的上元节,岳父岳母为了不出乱子,都会请鲁帮主派丐帮弟子盯着,说不定方才有人看见过襄儿往哪去了。”男子一边缓和着姐弟俩的关系,一边不忘安排好寻人之事。
    远处客栈二楼,一对男女将这三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女子倚着窗户,袖口碧色的薄纱在风中轻轻飘动,那张白净的脸上未施脂粉却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她的眼睛,明亮而柔和,让人见之难忘。
    “郭小姐真是选了个好夫婿呀!”女子轻笑道。
    她身边的男子瞧了走远的三人一眼,状似不经意地道:“别人的夫婿是好是坏,你怎么知道。我瞧着也没什么特别的,说不定只是个徒有其表的小白脸呢。”
    女子回头瞧了他一眼,低头浅笑道:“没有呀,我觉得郭小姐道夫婿脾气不错,做事又有章法,再加上他生的高大英俊,实在是顶好顶好的夫婿人选……啊!”
    一声短促的惊呼,女子已经被拉离窗户,男子借自己比对方高不少的优势将人牢牢锁在怀里。她的耳朵刚好贴着他的胸膛,可以清晰感受到衣衫之下,男子的胸膛随着呼吸不断起伏。听得出来,这是被气着了。
    扑哧!女子没忍住笑出声。她抬起头,看着男子比从前成熟不少的脸庞道:“不过是夸一下别人,你怎么就不高兴了?”
    “我哪有不高兴!我这不是怕你被那位郭大小姐看到,她可难缠得很!”男子低下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女子没想到他在外头会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下子,就算知道他不过是随口胡诌的借口,女子也没了追究的心情。
    她转身对着窗户,有些不好意思地扇了扇脸颊,眼中却并没有讨厌的意思。望着窗外被灯火映照的年轻男女,女子觉得脸上的热意在这样的气氛中似乎有所缓解。她微微一侧头,那人仍是一脸温柔笑意地望着自己,她的心忍不住一软,伸出手道:“走吧,我好多年没见着这么热闹的场景了,你不陪我去瞧瞧?”
    只要是她的要求,他哪有不答应的。男子笑着,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莲花灯,照璧人,月老牵线下凡尘,提灯绑线有缘人。姑娘,要不要买个花灯回去,这可是月老绑红线用的,保管您遇见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夫婿!”卖花灯的小贩不知从哪学来的歪诗,套在了自己卖的莲花灯上,哄着过往的年轻男女。
    “看来这灯笼不能买呀,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说不定不打灯就能找到了呢!”就在那位年轻姑娘意动准备去接那莲花灯时,一个脆生生的童音从身旁传来。只见一穿着淡黄色衣裙,头上梳两髻的女童睁着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
    “去去去,哪来的小丫头,尽乱说话。”小贩见到嘴的鸭子就要被人抢了,极不高兴的挥挥手赶人。
    那女童不仅不害怕,反而笑容更加甜了。她歪着头,对着本来准备买灯的少女笑着道:“大姐姐,我觉得那边的那盏鲤鱼灯和你鞋上的鲤鱼特别配。我妈妈说了,鲤鱼跃龙门,配上你裙子上的水波纹,就是遇水化龙,那是很好很好的寓意。”
    这样的话若是一个成年人说出来,未免显得虚伪。可是偏偏是这般生得雪白可爱的女童说来,就莫名让人觉得信服。少女笑着摸了摸女童头上的发髻,对着小贩道:“就听这孩子的,我要那盏鲤鱼灯了。”
    虽然没有将最贵的莲花灯卖出去,可好歹也算有了生意。小贩笑眯眯地取下灯,热情地递了过去。等少女走远,小贩便收了笑,有些无奈地道:“小丫头,去别处玩吧,我这小摊子可经不起你……”
    他话还没说完,一枚碎银子就递了过来。那古灵精怪的女童伸出肉乎乎的小手,眉眼弯弯地道:“给你,我要那盏莲花灯,最大的那盏哟,别拿错了哟!”
    小贩哭笑不得地收了银子,看着女童提着几乎要垂到地上的花灯,欢喜地走远了。这年头的孩子,都这么精明的吗?
    郭襄高高举着手里的灯,眼睛不住地往两边的摊子望去,人群中那种热烈的气氛让她忍不住跟着一起笑眯了眼。她生得讨喜,嘴巴又灵巧,哄得不少年轻女子将她当成自家姐妹般爱护,赠她小玩意玩玩。
    这些她一概没要,只笑着谢过,一溜烟又没了踪影。跑得累了,便在一处人少的巷子旁的石阶上坐下。
    她望着摆在自己眼前的花灯,只觉越看越好看。若是和大姐一起来,她一定会嫌麻烦不肯让自己买。有了这盏灯,似乎待会儿爹爹妈妈的打自己一顿也挺值的。
    一边想着,郭襄一边喜滋滋地晃着脑袋,别提多讨人喜欢了。这不,就连路过的老妇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阿婆,你在看我的灯吗?”郭襄到底是郭靖和黄蓉女儿,对于别人的打量非常敏锐,一双大眼睛直直盯着那老妇人,好奇地问道。
    老妇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呀,你这灯真好看,一看就知道是东街老刘家的手艺,他们家每年都会做几个这样的莲花灯,远远看去整条街都没有比这更好看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