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òús?ú?é.?ò?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字数:5173   加入书签

A+A-

    每天晚上都被插(np,高h) 作者:绾绾
    ?ous?u?é.?o?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赵妍的骚逼很快又被王浩鑫的大鸡巴塞满了,空虚寂寞已经把疼痛感全都赶走了,她很清楚她要王浩鑫的大鸡巴。这种酥爽的快感太真实了,而且在梦里,做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吗?
    “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因为我爱你……好爱好爱你……我也爱你的大鸡巴……我只想被你的大鸡巴操……如果你不操我……让我这么多年的等待情何以堪……”
    赵妍双眼氤氲,强烈的欲望在眼底打转,眉眼勾着王浩鑫。王浩鑫怎么能忍?怎么忍得了?
    更况且想要听的话都听到了啊,他只是想知道赵妍有多需要他,总不能真的到这里就停止了吧!操赵妍的骚逼才是半夜过来的目标,操得赵妍说爱她,操的赵妍说会永远留在他身边,永远爱他,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王浩鑫亢奋的站起来,整个人站在床垫上用力的顶着赵妍的骚逼,他的动作很激烈,鸡巴在骚逼里激烈的抽动数十次,搅弄淫水的声音淫靡的在空气里流窜,萦绕在他们的耳边,一直不散去。
    王浩鑫沉闷的呻吟着,说:“老婆……我没死……我是真的……交给我听……说你会一直要我……”
    “没……没死……”赵妍根本无法思考,他说什么,赵妍完全没听进去。一方面是因为赵妍无法思考,一方面是因为赵妍全神贯注的想着王浩鑫的鸡巴,根本不在意王浩鑫说的话。
    王浩鑫更激烈的操她的骚逼,健硕的身体,强壮的腰间都在全部灌输体力到鸡巴上,粗壮狰狞的鸡巴激烈的操弄骚逼,骚逼的淫水不断的分泌,喷射,弄得她的私密处和大腿内侧泥泞一片。
    “老婆……我没死……你不是在做梦……我活着……我要你……我跟你一样想了对方好多年……我承认我不干净……我曾经跟很多女朋友发生过性关系……但我……但我意识到我爱上你之后……我就没有再跟任何女人发生关系了……我爱你……你知道我为了等跟你见面之后打这重要的一炮等了多就吗……我等了你好多年……我现在终于操了你……你是我的了……”
    “好美……好美的梦……我也爱你……爱我……老公……我要你爱我……操我……就算我知道是梦……我也要你狠狠的操我……我只想在你面前当婊子……只有你才能让我变成十足的荡妇……啊啊啊……使劲儿……在使劲儿……”
    “不……我没死……我没死……不是梦……相信我……不是梦……操死你……以后每天晚上都操……结婚之后……天天操……”
    兴许是操得太凶猛了,这样的姿势又消耗体力。他的鸡巴每次进入赵妍骚逼的时候,骚逼都激烈的吸附他的鸡巴,又热又软。他在这种软嫩滚烫的骚逼里头进进出出,怎么忍得住。他双腿一软,跪在了床垫上,虽然灼热的精液射在了她的骚逼里,但他的鸡巴也被弄痛了。
    他的鸡巴从骚逼里滑出来,他就躺下了。
    赵妍在他射精的时候,也痉挛的高潮了。赵妍抱着他,趴在他的肩膀上喘息,说:“谢谢你……让我……让我有这么好这么美的梦……”
    王浩鑫忍着鸡巴上的痛,把赵妍的脸捧起来,说:“看着我……我没死……这是不是梦……不是……我们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你必须嫁给我……”
    “什么……”
    “不是梦……明天早晨醒来你就知道了。”王浩鑫看她还是迷茫的表情打消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他想算了不管怎么解释,大概她也听不进去,那就不解释了。明天早晨只要自己在她身边醒过来,她就会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
    赵妍突然跳开了,她捂着自己的胸,可是她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张开,精液正从她的骚逼里地落在被子上,画面不要太淫靡。
    就她双腿之间泥泞不堪的画面,想要否定掉任何事情,都不可能。
    “你是真的?”她还在喘气,声音非常虚。
    王浩鑫也跟着站起来了,他全身赤裸,鸡巴已经软下来了,不像刚才那么精神。“是,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是真的,这不是梦,这些都是真的。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我有体温,我有感情,我更会看到我喜欢的女人,就想狠狠的操她。”
    赵妍的脸颊顿时羞涩的通红,她知道此时此刻王浩鑫说的人就是自己。赵妍说:“那你怎么进我家的?你不是鬼的话……”
    “老婆,你家用的是电子密码锁,我问你,你给我不就好了。”
    “别……别这么叫……”很别扭!
    如果王浩鑫真的没有死,那阔别了这么多年就做这么劲爆的事情,自己还在他面前骚成了那样,求他操自己。自己太不要脸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淫妇。
    就算像他说的,他还喜欢自己,但看到自己淫浪
    的一面,他还有可能继续喜欢自己吗?
    “我……我得捋一捋……我去洗澡……”
    “老婆,我怎么觉得你在转移换题。”王浩鑫踩着床垫,搂着她的身体,不让她走。“我们还是现在谈清楚好了,我们都上床两次了,该做的都做了,我的精液也射进去了,你想抵赖是不行的了。”
    “王浩鑫,我觉得我们该好好谈谈……我……我不知道,我以为是梦……我以为你已经弄死了……”
    “没死……”王浩鑫固执的解释,“我第一次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没死。而且是你引诱我的,我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你勾引我,我哪里把持得住。这事儿不能赖我,要赖也只能赖你。你必须对我负责,我这么多年的青春,你得赔偿我,用一辈子。”
    “一辈子?”多好的三个字,可是自己配吗?“王浩鑫,我……我以前没有跟你表白是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你也不会喜欢我。现在我觉得我好像更配不上你了,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真的行吗?我是说,你的家人不会反对吗?还有你身边的人,你的朋友看到你和我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不会在你背后指指点点,不会戳你的脊梁骨吗?”
    “什么女人?为我一辈子守身如玉的女人?为我痴痴等候的女人?任何一个男人只会羡慕,他们也想要遇到一个这么好的女人,只是他们遇不到。运气不到家,不如我好运。”王浩鑫咧着嘴傻笑,一排牙齿白白的,搭配着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老婆,已经浪费很多年了,不要再闹了。过阵子的同学聚会,我带你去参加。”
    “同学聚会?我们那个?”
    “不是,我大学的同学聚会。有好几个哥们没见面了,带你去见见他们,让他们眼馋一下。看我找到这么好的媳妇儿,他们肯定要嫉妒我的。”
    “我考虑看看,不过现在放开我好吗?我们这样子,我不习惯。我还以为……算了,我要去洗澡。”
    “一起。”王浩鑫很执着,他想象便利贴似的贴在赵妍的身上。没办法,谁让赵妍避之不及,要是给了赵妍空间,也不知道赵妍会怎么作妖。“我抱你去洗,我给你好好洗。”
    “不要啦!”?usんuщu.??u?(yushuwu.club)
    “要啦要啦,一起洗。”王浩鑫反对着赵妍撒娇,要不是王浩鑫的张相英俊,赵妍是真的会吐。赵妍抱着他的脖子,看着他将自己抱进了浴室洗澡。“老婆,找到你真不容易,知道我等着跟你碰面,等的脖子都酸了么。你得经常给我捏捏脖子才行,都得了颈椎病了。”
    “你胡说八道。”
    王浩鑫把她放进浴缸,正准备放水的时候,听她这么一说,赶紧抓其她的手放自己脖子上说:“你说是不是,我真的得了颈椎病。”
    “工作太忙?”
    “为了再遇到老婆的时候,给老婆想要的生活,我当然得努力工作。不泡妞了,肯定要把时间都放在工作上。我这次要不是知道你跟男人约会了,我是不可能急着跑来你家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要是再被人捷足先登了,我这辈子的等待就变得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王浩鑫理直气壮的说着,“以后离那些男人远点,我的眼线一直盯着你。你要再干跟那些男人出去吃饭,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赵妍现在似乎也不抗拒了,说了一回儿话,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都浪费了这么多年了,也不是年轻的小姑娘了,真的不用顾忌这种小事情。
    “你监视我?”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找人盯梢。”王浩鑫一边帮她洗澡,一边说:“我看我还是隔几天给你送一束花好了,让那些人知道你已经名花有主了。”
    “别闹了,你那么做,他们会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会让我介绍你们认识。”赵妍想到被同事追问的场景,头皮忍不住发麻。她宁愿跟王浩鑫搞搞地下情,也不要因为谈个恋爱被剥削。“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做我老公吗?非要弄得人尽皆知。”
    “就冲你这句老公,我忍了。但你得答应我,不能跟那些小鲜肉走太近。”
    赵妍摇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王浩鑫以为她是不答应,英俊的脸皱起来了。那是属于成熟男人的脸,很有魅力,勾勾手指,很多小女孩都会扑上来。“你不想答应我?”
    “在我眼里,只有一个小鲜肉。他叫王浩鑫,我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其他人虽然也有好看的,会看上几眼,但没办到这里来。”赵妍指着自己的胸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管是那个男人,都无法走到她的心里去。
    有些人就是这么执着的,为了爱一个人真的会穷其一生。不要以为现代社会不会有这样的女人,有,只是很少。
    说她们偏执也好,说她们顽固也罢,她们的心思就只在那个人的身上。
    --
    ?ous?u?é.?o?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