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òús?ú?é.?ò?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字数:3149   加入书签

A+A-

    每天晚上都被插(np,高h) 作者:绾绾
    ?ous?u?é.?o?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老婆……你让我舒服了……我也该尽老公的职责……让你爽……刚才你让你吃了我的精液……现在就让你吃老公我的鸡巴……”
    王浩鑫这么宣告,酥软无力的赵妍根本抵抗不了。但说来说去爽的人还是王浩鑫,根本不是她。
    王浩鑫跪在床上,他在床上抱着赵妍的双腿,分开双腿,并且让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上次鸡巴没能插进去,但今天必须插进去,必须宣告所有权。
    赵妍不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这不是梦吗?怎么会这么真实,又淫荡又真实。要再一次被王浩鑫插骚逼了吗?被王浩鑫欺辱时的感觉真的好酥爽,可王浩鑫是真的爱自己吗?
    如果王浩鑫是真的,梦也是真的,那该多好。
    “老公……我好爱你……”她喘着气再次说了这话,不是第一次了,她说这话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次说完,都因为这是梦而庆幸。幸好是在梦里面说的,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说的话,不但会被拒绝,指不定还会被取笑。
    王浩鑫有太多选择,不会选最烂的自己。
    王浩鑫全神贯注的找骚逼入口,他根本没在听赵妍说话。王浩鑫只想把自己的鸡巴塞进赵妍的骚逼里,只想完全占有赵妍。只有完完全全的占有,他才会有安全感。才不会战战兢兢的担心会有人把赵妍抢走。
    像这一次拍到赵妍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战战兢兢,他恐慌害怕,就怕赵妍已经属于别人了,不再爱了。
    他知道该告诉赵妍实情,但又怕事情会伤害到两个人刚要开始的感情。他也只能装蒜,大不了时过境迁之后,推卸掉责任,当这一切跟自己无关。责任全都不在自己身上,实际上责任的确不在自己身上。自己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死掉了,一直都是赵妍以为在做梦,以为自己是梦里才会出现的人。
    “呼……找到了……”他的龟头终于把阴唇拨开了,顺着肉缝滑进去。他发誓今天晚上一定要用自己的鸡巴玩烂赵妍的骚逼,让赵妍时时刻刻都想着自己,让赵妍的骚逼只愿让自己一个人进。“你的私处都湿透了……我要进去了……撑一下……不要抗拒我……拜托……”
    他恳求赵妍,身为一直深爱他的赵妍,怎么舍得他失望。即便是痛,赵妍也准备忍着。除非真的会痛死,否则一定不会再拒绝他。
    做梦而已,痛死又能怎么样?
    赵妍开始用这个理由来催眠自己,而这个理由很奏效。赵妍强忍着痛,一声不吭。?usんuщu.??u?(yushuwu.club)
    王浩鑫胯下的鸡巴向上一顶,顺着湿湿漉漉的甬道,深入到了阴道深处。王浩鑫龟头上最柔软的地方挤压她的子宫入口。王浩鑫要把她的子宫撬开,要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宫里头。
    如果不是这么长时间没见,他们早就结婚了,早就有孩子了。孩子的事情是早晚事儿,能尽早怀上就尽早怀,她已经不年轻了,再晚几年怀就是高龄产妇,随时会因为生产而送掉性命。
    “老婆……你的骚逼比你的阴唇还要湿……湿哒哒的……很好进入……”
    王浩鑫将头埋在她的胸前,一边说着含糊不清的骚话,一边用的牙齿压着其中一直奶子,拉扯奶子。动作相当粗暴,他是恨不得在奶子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让对她有想法的男人都知道她是他的。
    只有有非分之想的男人看到了咬痕,心里就会有数。
    赵妍痛是真的痛,骚逼被完全撑开的痛楚,再加上奶子上被狠狠的咬了一口,还被用力的拉扯,她在也撑不住的大喊:“痛……老公……好痛……”
    “痛吗……那就记得……老公是唯一可以碰你的人……说一次我说的话……嗯……”王浩鑫强忍着热流包裹着鸡巴的酥麻感,他引导赵妍说出承诺。赵妍痛得睁不开眼,为了让她马上说出来,王浩鑫换了一边,又一次咬下去。
    赵妍痛得双眼都挂着泪,她激烈的浪叫:“我记得……我记得我的身体只有老公碰……只有老公才能碰……我发誓不管在哪里……我都……我都不让其他男人碰我……我发誓……别再咬我了……疼……”
    虽然带着一丝刺激,一丝快感,但奶子上的痛楚会让她忍不住乱动。她一乱动,下体就会乱动。下体一乱动,鸡巴就会在骚逼里乱动。鸡巴太大了,充斥着骚逼让骚逼根本无力承受。
    “乖……很快就不疼了……”王浩鑫像哄孩子似的喘息,哄骗她。他腾出一只手,用力的拍打她的屁股,一次来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不至于一直咬着自己的鸡巴,让自己不能动弹。“对……松开我的鸡巴……我把鸡巴抽出来……来回几次你就不会痛了……”
    沉闷低沉的嗓音带着呻吟声,对赵妍是致命的吸引力。赵妍根本无力抗拒,她把头扑在王浩鑫的肩头上,发出‘嗯啊’的呻吟声。
    有感觉了,除了痛有了酥爽的快感。
    王浩鑫象是得到了可以再进一步的免死金牌,他在骚逼里抽查的越发的粗鲁,越发的猛烈。他的鸡巴太大了,每一次抽搐的时候,洞口都依附在硕大的鸡巴上。甚至会有一种幻觉,似乎这个鸡巴抽出来之后,这个骚逼会有一个大窟窿,按照这个尺寸放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的。
    王浩鑫突然把鸡巴拔出来了,果然这个骚逼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赵妍也抬起头来,用一双迷茫的双眼看他。好像是不懂他为什么突然把鸡巴抽出来,不是想插吗?不是想和自己做吗?那为什么要把鸡巴取出来?
    瘙痒的感觉如他所料,紧随脚步的来到了。赵妍胡乱的扭动身体,抗议找寻王浩鑫的鸡巴,用自己的力量吞掉王浩鑫硕大的鸡巴。
    王浩鑫的双手也很难受,但是不急。他想要看看赵妍能做到什么份儿上,是不是需要自己就想自己需要他一样。
    --
    ?ous?u?é.?o? 梦里被初恋情人很操,骚逼蜜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