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6

字数:4782   加入书签

A+A-

    </dt>

    能听懂她的话?”

    无用得意地叉起挂满绿毛的小肉翅:“我是什么人?我可是无所不知!听懂灵兽的语言有什么稀奇的。”

    林妙妙鄙夷地道:“那你怎么不知道她是什么品种?”

    无用一噎,吭吭哧哧地说:“我那不是…还有封印没解开么……”

    林妙妙嘲讽了无用几句,然后就把这仨收回识海了,无用围着灰灰打转,一个劲儿喊她闺女,简直比亲生的还亲。

    回到识海后灰灰的叫声也直接转换为意识,连阿树都能跟她正常交流了。

    灰灰对无用奶声奶气地说:【爹爹,你身上的绿毛真好看,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呀?】

    无用眼睛也不眨地道:【乖闺女,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像爹爹这样了。】

    灰灰开心地甩了甩尾巴:【我以后也要像爹爹这样长很多很多绿毛!】

    林妙妙:“……………”

    阿树:“…………”

    ━.N2qq.Cοмづ

    林妙妙:新的灵兽很乖,就是审美有点问题。

    无用:不许你吐槽我闺女!

    林妙妙:你信不信我拔了你的绿毛?

    无用:……我什么也没说。

    为了让大家知道灰灰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亲自画了她的形象!灰灰的皮肤不会黏糊糊的,是很干爽光滑的!

    171.无光森林

    在秘境里又玩了几日,眼看秘境关闭只剩下最后五日了,这天林妙妙说要去看幻蝶谷,据说那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山谷,谷

    中生长了许多羽灵幻蝶,是整个飞渊秘境中最美丽的地方。

    当林妙妙看见漫天飞舞的半透明蝴蝶时确实被深深震撼了,那些羽灵幻蝶在谷中挥翅纷飞,阳光照在它们身上折射出

    五彩斑澜的颜色, 地面是一大片绚烂花海,与蝴蝶交相辉映,美得像是人间仙境。

    林妙妙迫不及待地施展御风术飞入谷中,欣喜地用手指在一只蝴蝶翅膀上碰了一下,看那只蝴蝶挥翅飞走,她又去摸另

    一只 ,七鷯耐心地陪在旁边,目光一直静静跟随着她。

    幻蝶谷呈狭长形状, 一 ~头连接无光森林,林妙妙从这头飞到那头,看着不远处黑漆漆的大片森林,不由停在半空中问

    七鷯道:”那是什么地方”

    七鶴看了一眼,淡淡地道:“无光森林 ,里面瘴气浓重,阳光无法照射进去,故得此名。’

    林妙妙好奇地将神识探过去, 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弹开,这下子她对里面更感兴趣了,扯住七鷯的衣袖问:“ 里面有什

    么好东西吗咱们进去瞧瞧”

    对于林妙妙的要求七鶴一向不会拒绝, 他将小姑娘揽在身旁,喂她吃下一颗避毒丹才飞进森林里去。

    无光森林里果然没有任何亮光,七碥食指轻弹,一一个光团便出现在二人面前,将周围的景物照亮。

    在光团的照射下,林妙妙能清晰看见空气中缓缓流动的黑色瘴气,布满落叶的地面时不时有毒虫爬动,襄寤宰萃的听得

    她冒鸡皮疙瘩。

    林妙妙往七鷯身边靠了靠,小声地说:“怎么那么多虫子,好恶心哦 .quot;

    “无碍,你吃了避毒丹它们不会靠过来的。”七鶴安抚道。

    无光森林里的树木长得奇形怪状,都跟变异了似的,四处阴气森森,全是带毒的虫兽, 林妙妙走了一阵觉得不好玩,便让

    七褊带她出去。“好,我们这就出去。”

    七鶴眸光不着痕迹地闪了闪,将小姑娘护在怀里往来路返回,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数条根须无声无息地从地面钻出,眼

    看就要缠住两人的脚踝。七鶴似乎早有预料,搂着林妙妙就飞了上去,那几条根须见猎物逃脱, 竟又不依不饶地向他们

    伸去,只是转瞬间周围就冒出无数条粗细不一的根须,蠕动着越长越高,密密麻麻犹如群蛇乱舞,看得林妙妙头皮发

    麻。

    “这是怎么回事quot;林妙妙惊诧地问。

    七鷯取出一把长剑,只轻轻一挥便将那些根须尽数斩断,面色平静地道:”不入流的法术罢了。”他刚说完,森林里便响

    起一个愠怒的声音:“不入流小子口气倒不小!”

    林妙妙循着声音来源看去,便见一名中年男子从不远处的大树背后走出来,随着他迈步靠近,四周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

    那些被斩断的根须在地上不断蠕动,断面竟钻入泥土,然后逐渐生长起来。

    七鷯又是一剑挥去,再次将那些根须斩断,然而那些根须似乎可以无限重生, 每次被斩断后生长的速度就加快几分,不

    只是地面,还有空中的树木也伸出无数枝叶, 渐渐形成一一个牢笼将他们困在里面。

    那名男子看着七碥嗤笑道:“不过筑基后期也敢如此大言不惭,本来我想只抓了你二人便罢,既然你口出狂言,我就让你

    吃点苦头。”

    他话音未落便有无数毒虫从各个角落爬出, 越过根须向七褊和林妙妙包抄过去, 那男子面带讥讽地看着七碍轻蔑地

    道:”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七鵺始终面不改色,仿佛根本没听见男子的话,他一只手搂紧林妙妙,另一只手握住长剑在空中轻轻挥舞了一圈,

    刹那间便有无数金色剑光飞出,什么藤蔓根须什么毒虫,眨眼的功夫全都化为了齑粉。

    少年将少女紧紧揽在怀里,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名男子,他手臂轻抬,用剑尖指着他冷冷地道:“蠢货。”

    那男子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地大喊起来:“不可能!你一个筑基后期怎有这本事?”

    他正想再对七鵺出手,突然脑中想到一个可能性,顿时脸色大变,转身就想逃走。

    然而他才刚转过身,后腰便被一道剑气贯穿,随着剑气离开身体的还有一颗圆溜溜的金丹。

    七鵺意念一动,那颗金丹便向他飞去,他捏在手中看了一眼,轻哼道:“如此劣质的金丹,只配给灵兽吃。”

    他将金丹递给林妙妙:“留着以后喂你那只四脚蛇。”

    四脚蛇是七鵺对灰灰的称呼,他觉得这只灵兽跟四脚蛇没什么区别,每次他这样喊灰灰,无用都在林妙妙识海里气

    得上蹿下跳,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林妙妙将金丹收起来,问他:“那人什么修为呀?”

    “金丹初期罢了。”

    “那他为什么要突然对我们出手啊?”

    “前面还有人,过去瞧瞧。”

    七鵺带着林妙妙往前飞,很快两人就来到一个泥潭前,泥潭边上有几个人坐在一起,见他们来了那些人先是一愣,

    然后脸上便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道友!道友!救命!”

    “道友!救救我们!!”

    那些人爬起来争先恐后地向林妙妙二人挥手,他们周围似乎下有禁制,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