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得你的小嫩屄再也合不拢(H)

字数:2013   加入书签

A+A-

    </dt>

    干得你的小嫩屄再也合不拢(h)

    雪白肥腻的臀肉之间,一根深红的巨物正不疾不徐地进出着,原本紧闭的蜜缝此刻被撑得大开,当中的穴口张到极致,吃力地吞吐着狰狞的肉茎。

    陆屿拔出来的时候刻意放缓速度,棒身的青筋慢吞吞地碾磨着娇嫩的壁肉,引得女人一阵颤栗,到只剩顶端在里面的时候又猛地整根没入,硕大的龟头飞速冲进甬道撞击在柔软的宫口上,顶得女人忍不住闷哼出声。这样一进一出,一急一缓,把谢宛然弄得双腿直打哆嗦,她被磨得心慌,带着哭音喊:“你快点呀……”

    话音刚落,男人就狠狠干了进去,“还不快?”陆屿说完又慢吞吞地往外退。

    “你,你出去的时候也快点…”谢宛然难耐地咬住嘴唇。

    于是男人就改成了飞速拔出,缓慢插进,气得谢宛然屁股一扭就要推开他:“你讨厌!不跟你做了!”

    谢宛然气鼓鼓地往后推拒陆屿,扭动着身子要离开他的钳制,陆屿一看美人儿急了,赶紧凑过去亲她:“老师别气,我这就快点哦…”

    男人胯下陡然发力,腰臀犹如电动马达般飞速挺动起来,女人猝不及防被他顶在了最敏感的地方,惊呼一声就软绵绵地靠在了墙上。

    陆屿不再管什幺技巧角度,只用最原始的方式蛮干,他的耻骨撞在女人的屁股上击打出啪啪的声响,两颗囊袋将谢宛然的耻丘拍得通红,却诡异地带给她更大的快慰。

    巨大的性器在紧窄的甬道中横冲直撞,每一下都往宫门撞去,淫水溅得交合处一片泥泞,使抽插变得愈发顺畅。

    “呀~~嗯啊~~~好深…呜……”谢宛然眼泪汪汪地娇吟,屁股却越撅越高,男人的性器正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她的小穴,把她的所有矜持与理智都摧毁殆尽。

    “呼…老师的屄真紧,怎幺干都不松,爽死学生了。”陆屿把女人的臀部抓握成各种形状再用力掰开,欣赏小穴被自己的阴茎肏干的美景。

    “老师你知道吗?我从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想干你,想这样从后面掰开你的屁股干你的穴,干得你的小嫩屄再也合不拢,把所有精液都射到你的肚子里,一滴也不让流出来。”

    陆屿干得眼睛发红,淫话一句接一句地说个不停,谢宛然听在耳朵里又羞又刺激,只觉得浑身上下更加燥热了,她柔媚地呻吟着,断断续续地回应:“嗯啊~你、你这个小色狼……我就知道……你那天、撞见我换衣服…眼睛都发直了…嗯啊~~~”

    陆屿听她一提,又想起当时的场景,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衣和丁字裤将女人完美的身材衬托得诱人至极,当时他的老二就有隐隐抬头的趋势,后来他就老是故意受伤去保健室找谢宛然包扎,却只敢偷偷瞄她几眼。如果不是那次她在酒吧被人下药,他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走进她心里吧?毕竟,当时她已经跟苏响在一起了……

    思及此,陆屿心里又是酸又是甜,酸的是自己对谢宛然的爱一点不比苏响少,却晚了他那幺多,甜的是最后老师还是接受了自己,让他进驻了她的心。

    男人环上谢宛然的腰,低下头缠绵地亲吻她的耳朵和后颈,谢宛然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有些懵,一回头,就被擒住了樱唇。

    火热而深情的吻将女人化作一滩春水,他细细品尝她的甘甜,唇齿间亲昵的厮磨令人心头发颤。

    “老师,我爱你…”男人从齿缝逸出几个字,将它们送进女人的口中。

    “呜嗯…我也…爱你…”谢宛然脸红红地回应。

    满室的旖旎美景,随着两句相互的告白而再次铺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