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0

字数:4779   加入书签

A+A-

    &&&&纪淮走后夏如嫣倦极,虽心里仍挂着他,但还是很快就沉沉睡去,直到第二日临近中午都还没起,外头雾江跟雨清唤了好一阵她才悠悠转醒。

    她打了个呵欠,冲外面应一声又兀自合了眼,只觉浑身酥软无力,像是被抽了骨头般,双腿间那处仍热热麻麻的,她都不用看就知道那儿铁定还红肿着。

    这小子,都把她折腾成这样了今晚还要来,果真是少年郎不知分寸,平日瞧着稳重,到底才只有十八岁,到这种时候仍是个沉不住气的毛头小子。

    不过么……夏如嫣抚了抚自己的唇,嘴角微微上扬,她就还喜欢这样的毛头小子。

    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儿,夏如嫣觉得自己有些气力了,便坐起身想要下床去开门,谁知才刚坐起来就觉腿心一热,一股热流沿着甬道缓缓往外淌出,转眼间便将床单浸湿了一片。

    “…………”

    夏如嫣捂住眼,脸上露出懊恼的神色,这床单被弄成这样,她要怎么跟两个丫鬟解释?

    最终她只得将衣服披上开门放人进来,自己回到床上用被子捂着,对二人道:“昨晚我出了一身汗,你们叫人即刻送热水来,我要沐浴。”

    雾江雨清听见她的声音就是一愣,虽说自家姑娘刚起床时声音会比平常软糯几分,可是今日听起来却格外不同,总觉得里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妩媚,直听得她二人心跳加速,雾江忙道:“那奴婢这就去唤人送水来,把姑娘待会儿可要去娘娘那边一同用午膳?”

    夏如嫣原本是想去的,但想到她昨晚行了大半宿的男女之事,现在身子还乏得很,真过去恐被于贵妃瞧出什么端倪,便道:“中午就不了,等我沐浴梳洗好时辰也晚了,待会儿下午派人去同于贵妃说一声,就说我晚上过去陪她一同用膳。”

    “是,姑娘。”

    待雾江出去了雨清问夏如嫣:“姑娘可要现在起来?”

    夏如嫣哪敢起身,只对她说:“不了,等水送来我再起,你出去候着吧,待会儿我沐浴时没叫你们不要进来。”

    她坐在床榻里侧,外面纱帐都还垂着,雨清也看不清楚她此刻的模样,自然更瞧不见床上的狼藉,只觉得屋子里隐约有股极淡的味道,她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味儿,待仔细去闻又好像没了。

    她也没多想,替夏如嫣取了干净的里衣出来挂到架子上,没多会儿热水就送来了,雨清同其他宫人出去之后小声问雾江:“雾江,你刚才在屋子里有没有嗅到什么味儿?”

    雾江愣了愣:“没有啊?是不是姑娘用的花露的味道?”

    雨清摇摇头:“我觉着不是,就觉得形容不出来那种味道。”

    雾江点了点她的额头:“怕是你鼻子出错了吧?好了,该去厨房那边取午膳了,姑娘睡这么一上午肯定饿了,还不快去?”

    雨清也觉得自己应当是弄错了,不再多想,赶紧去办正事儿了。

    夏如嫣不知道外头两个丫鬟的对话,屋子里没人后她便走到浴桶边将衣服除去,这时才看见自己身上全是深深浅浅的痕迹,足可见昨晚某人多么忘形。

    她弯了弯唇,踏入浴桶好生清洗了一番,出来后披上里衣,到镜子前确认露在外面的部分看不出什么端倪,这才顾得上善后。

    床单是已经不能看了,上面全是大片干涸的水渍,还有一滩她刚才弄上去的浓白之物,她脸颊发烧,迅速将床单团起来丢进浴桶里搅了几下,薄被上倒是没什么痕迹,就是皱得很,她高声唤丫鬟进来,只说因出汗弄脏了床单,叫她们把被褥一并换了,雾江看着浴桶里的床单十分不解,换床单就换床单,为何姑娘要丢进浴桶里?

    不过主子的事她也不好多问,只唤宫人来将房间收拾了,接着替夏如嫣梳头挽发,不经意目光扫过夏如嫣的衣领,在她后颈的位置瞧见一个半露在衣领外的红色印记,雾江惊讶地道:“姑娘,难道殿中还有蚊子?”

    夏如嫣不解,就见她指着她的后颈道:“姑娘您颈子后面被蚊虫叮了个包。”

    夏如嫣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她说的包是什么,她迅速伸手捂住那儿,假装摸了两下道:“啊是吗?我都没觉得痒,那今晚你们在屋子里熏些香吧,免得再有蚊虫进来。”

    她说着将衣领提上去,紧了紧腰带,为防意外又对雾江道:“头发就别挽上去了,留一半披在后面吧。”

    雾江便取一半头发在后头简单束起,再簪了两只小小的发钗,取来外衫替夏如嫣披好,想了想问:“姑娘,奴婢替您擦点药膏吧?”

    夏如嫣愣了愣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那个“包”,忙道:“不用了,反正我又不痒,你去叫厨房把饭菜送来,我就在配殿用了。”

    雾江这才退了出来,夏如嫣咬着唇,耳根有些发烫,纪淮这家伙真是没个分寸,今晚一定不许他再在脖子上留痕迹了。

    用过午饭后夏如嫣也不想动,就叫人把美人榻搬出来放在廊下,自己拿本书靠在上面翻阅,她翻着翻着又觉得困顿,刚想小憩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宫人们的问安,六皇子从外头兴冲冲走了进来,随行在他身侧的还有那个卢状元。

    夏如嫣跟六皇子亲近,私底下一向随意,她假模假样要起身行礼,六皇子忙道:“嫣表姐不必多礼,嫣表姐,我是来邀你明日一道去玉湖山庄的。”

    夏如嫣冲卢正安点了个头表示问好,这才对六皇子道:“玉湖山庄?是西峰上那座修在玉湖旁边的山庄?”

    六皇子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那儿,我都同父皇说过了,他同意咱们去那儿玩上两日再回来。”

    夏如嫣问:“什么时候去?”

    “明日早上,嫣表姐你明日可得早些起来,别又赖床。”六皇子叮嘱道。

    夏如嫣横了他一眼,这小子,当着别人的面居然说自己赖床,真是多嘴。

    她斜靠在美人榻上思索,看起来懒洋洋的,六皇子等她答复,卢正安站在两步开外垂眸静立,他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就又看见她那双眼,刚才她横过来的时候那双眸子流光潋滟,只一眼便看得他心跳如鼓,他垂着头,视线却又不自觉被美人落在榻边的足尖所吸引。

    她今日换了双粉色的绣鞋,小小的鞋尖露在裙摆外面显得分外秀气,鞋面镶着贝母与珍珠,看上去华丽典雅,与她的玉色长裙十分相衬。

    ……与她这个人也很衬。

    卢正安想得出神,忽然伸来只手在他眼前一晃,他恍然回神,就见六皇子奇道:“卢状元你怎么了?方才我叫你怎么没反应?”

    卢正安脸色发窘,根本不敢看夏如嫣的表情,向六皇子躬身道:“方才微臣走神了,请六皇子恕罪。”

    六皇子哈哈一笑,对夏如嫣道:“那我们就先走了,嫣表姐明日早些起来啊。”

    夏如嫣剜他一眼:“知道了,快走吧你!”

    待六皇子走了她也没那么困了,因明日要去玉湖山庄住两天,便叫雾江跟雨清收拾些简单的衣物带过去,等收拾好了她又去于贵妃那儿坐了一阵,还陪她去正慈安殿那边同太后用了晚膳。

    因为太后比较喜欢于贵妃,对夏如嫣也还算和气,饭后还留她们俩说了会儿话。从太后那儿出来于贵妃又挽着夏如嫣在花园里散了两刻钟的步,直到戊时末才回去。

    夏如嫣回了配殿便即刻唤人送热水过来,自己先沐浴更衣,再让丫鬟将她的头发擦干,眼看着亥时半了,她赶紧将丫鬟们赶出去,从里面把门别好,然后坐在房中静待纪淮的到来。

    只是这一等就等了近两个时辰,纪淮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夏如嫣越来越困,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等到第二日早上雾江在门外唤她起床,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拥着被子坐起来发了会儿呆,再往屋子里一扫,哪有人来过的痕迹?连床帐都还是她睡前半垂着的样子。

    ………纪淮这是让她空等了一夜?

    ————————————————————————————————————————

    纪小淮:…………我怎么就这么坎坷?

    小剧场:

    卢正安(心跳):好、好喜欢夏姑娘的jio。

    纪淮(怒):你滚开!姑姑的jio是我的!!

    夏如嫣:雨清,今晚帮我按下脚吧。

    雨清:是,姑娘。

    纪淮卢正安:……!!!好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