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7

字数:8123   加入书签

A+A-

    &&&&五皇子被刺这样大的事自然惊动了宫里,夏景湳得到消息来接人的时候湖岸已经围满了禁军,侯府的马车停在一隅,夏如嫣正裹着毯子坐在里面,纪淮则守在马车外。

    夏如嫣也才上岸不久,先前在水里跟纪淮亲了好一阵,上岸时浑身无力,还是被他抱着上去的,恰好禁军刚刚赶到,在向禁军表明身份之后便打算先乘车回府,只是才刚上车夏景湳就到了。

    看纪淮浑身湿漉漉地站在外面,夏景湳心头一紧,慌忙钻进车厢,见妹妹好好坐在里面,只是头发和衣服湿了,这才松了口气,问过她大致情况之后心里一阵后怕,夏如嫣抓住他的手道:“大哥,雾江和雨清还没出来,你叫人去找找她们。”

    “我知道了。”

    夏景湳从车里出来,看纪淮的眼神已经不仅仅是感激了,他用力拍了拍纪淮的肩膀,沉声道:“你身上也湿了,先进车里避避风,回府再说。”

    纪淮摇摇头:“侄儿没事,小姑姑在里面侄儿再进去不大合适,现在天气也不冷,侄儿是习武之身,这点小事不影响什么,倒是小姑姑身子要紧,咱们还得赶紧回府。”

    夏如嫣在车里听见他的话不由翘了翘唇角,现在说得这么好听,刚才是谁在水里缠着她不放的?她算是知道了,这家伙就是头披着羊皮的狼,以为他温顺恭谦,其实一肚子坏水儿。

    夏景湳自然不知道这些事,一听顿觉纪淮细心知礼,他即刻嘱咐随从去找雾江雨清,接着便上马同纪淮一起护送夏如嫣的马车回府。

    这事儿闹得大,夏景湳出来之时胡氏就已经知晓,等夏如嫣回到云心院胡氏也赶了过来,见小姑子从头到脚都湿了,赶紧叫人去准备热水,又催促夏如嫣先回屋把湿衣换下,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纪淮,忙道:“阿淮怎地身上也湿了?还不快回去把衣服换了。”

    纪淮看夏如嫣进了房间,这才对胡氏略略弯腰:“那侄儿就先回去了,收拾妥当了再来看小姑姑。”

    夏景湳想说让他好好休息别过来了,但他已经大步走出去了,只得作罢,回头牵着胡氏道:“现在都这么晚了,这里有我就好,左右娇娇也没什么事,你先回去歇着吧。”

    胡氏却不放心,摇头道:“我回去也歇不安稳的,还是看着娇娇安置妥当了再跟你一道回去。”

    夏景湳便没再劝,叫人拿了腰靠过来扶胡氏坐下,很快夏如嫣就换了干爽的衣衫出来,这才有空和他们说一说今日的具体情况。

    船上的情况比较简单,夏如嫣也没费多少口舌,只是提到她落水那幕胡氏吓得白了脸,夏如嫣忙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嫂嫂别怕,我会水的,掉下去也没被淹着,反倒比船上还安全些。”

    胡氏稳了稳心神,又问:“那后来呢?阿淮是怎么找到你的?”

    夏如嫣只说纪淮见她落水便也跳了下去,后来带着她游到岸边的芦苇丛里躲起来,直到确认安全后才同她上了岸。

    听到这儿胡氏几乎要哭出来了,口中对纪淮无限感激,又责怪夏如嫣出门也不多带几个人,她是孕妇,情绪难免容易激动,夏如嫣和夏景湳都温言细语哄着她,直到她情绪平息下去,热水也正好送来了。

    看夏如嫣没什么事了胡氏也跟夏景湳回了明丰院,只说明日再过来看她,等他们走了夏如嫣去浴房好生洗了个热水澡,刚出来就听说雾江跟雨清回来了,忙又湿着头发去见她们二人。

    两个丫鬟一见夏如嫣就痛哭起来,雨清因被纪淮救下,只是受了些惊吓,雾江除了脚崴了,手臂也被箭矢擦伤,不过伤口很浅没什么大碍,夏如嫣一面叫人去拿药箱来为雾江处理伤口,一面又问了几句船上的情况,得知五皇子和六皇子都平安无事,她才算松了口气,忙让二人回房歇息,明日也不用她们当值,还各发了一百两银票作为抚恤。

    看着她们俩出去,夏如嫣才来得及叫人来替她擦头发,她坐在妆奁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经意瞥见颈部有一处浅红的印记,夏如嫣心头一跳,赶紧将衣领扯上去掩住,手指停留在脖颈处缓缓摸索着那块肌肤,总觉得那儿还有些痒痒麻麻的。

    她微垂着眼睫,脸上逐渐泛起薄薄的红晕,替她擦头发的丫鬟见了只觉得自家姑娘简直美得不似凡人,恍了恍神才想起来问她:“姑娘,您是不是受了风寒发热了?怎地脸这么红?”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热而已。”

    夏如嫣把衣领拉紧,摸摸头发看干得差不多了便道:“行了,这里不用你了,去叫厨房送碗粥来,我有些饿了。”

    丫鬟应声出去了,夏如嫣在镜前坐了一会儿,时而想到船上的事,时而又想到纪淮,她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看着镜子里自己尚有些红肿的唇,总觉得不可思议,她居然跟侄子互通了心意,这要说出去可真是太惊世骇俗了。

    才想到这儿就有人在门外通报,说纪少爷来了,夏如嫣愣了愣,寻了件外衫披在身上,走出去就看见纪淮站在外间看墙上的字画。

    他换了身白色的长衫,头发只在脑后简单束起,两鬓的发丝还有些湿润,似乎是沐浴更衣之后就过来了。

    见夏如嫣出来,他深邃的眼便看了过来,夏如嫣面上一热,装作随意地对丫鬟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跟纪少爷有话要说。”

    丫鬟们都知道今日是皇子出了事,以为他们俩有什么要事要谈,俱都顺从地走了出去,直到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夏如嫣才挑起眼皮瞧他:“怎地又过来了?”

    她的脸颊还有些红,一双美人眼水光潋滟,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往常没有的亲昵,纪淮胸中一热,往前走了两步垂头看她:“子骞心里挂着姑姑,特地过来瞧瞧。”

    夏如嫣心口一甜,面上却嗔怪道:“先前我不是都好好的,有什么好瞧的?”

    纪淮握住她的手,低声道:“子骞无时无刻不念着姑姑,难道姑姑不愿见着子骞?”

    夏如嫣脸上一烫,随即便想抽回手去,谁知男人紧紧握住不放,还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问:“姑姑可愿见子骞?”

    夏如嫣从前都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似嗔非嗔地睨他一眼:“外头还有人呢,你先放手。”

    他却依旧不松开,用更低的声音道:“姑姑应了子骞就放。”

    他站得离她近,那声音从耳旁掠过,使夏如嫣的耳侧又有种酥麻的感觉,她咬了咬唇,嗓音又软了几分,妥协道:“愿意的,你快放开……”

    纪淮果然如言松开她的手,一转眼瞥见夏如嫣松散开的衣领,里头玉白的脖颈上点缀着一颗浅红的印记。

    那是他留下的。

    纪淮喉头滚动了两下,伸出手将夏如嫣的衣襟拢紧,哑声道:“姑姑记得把脖子遮好…”

    夏如嫣立时就明白过来他看见了那块印记,忍不住斜了他一眼,那眼刀子软得跟水一样,纪淮终是忍不住埋首在她唇上碰

    一下,沉声道:“姑姑别这样看我,否则子骞又要忍不住了。”

    说完他直起腰身,后退一步道:“子骞今日就先回去了,姑姑好生歇息,明日子骞再过来探望姑姑。”

    ——————————————————————

    尽量在25章的时候吃上肉!

    玉颜娇(二十四)【快穿】节操何在(H)(1V1)(小炒肉)|PO18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a href=&quet="_blank">

    玉颜娇(二十四)

    “好了,我要看会儿书,你们去外头候着吧,顺便把门带上。”

    “是,姑娘。”

    看着藏书阁的门被关上,夏如嫣转身步入室内,在一排排书架中漫步,才刚走到第三排就被一只手扯了进去,然后迎接她的就是炽热的唇舌和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

    纪淮一只手撑住书架,一只手揽住夏如嫣的腰,埋首在她唇上啃咬碾磨,他撬开她的贝齿,勾住那根灵活的小舌挑逗,将她口中的香津吮吸过来,然后又追着她的舌尖戏弄起来。

    她的身体软得不像话,被他紧紧按在胸前,就好像真的快融入他的身体一般,纪淮下腹发紧,被她的香甜气味引得喉头泛干,又更加凶猛地吻了过去,把女人一张樱唇吮得娇艳欲滴,连眸子都变得水汽缭绕起来。

    “……纪子骞,你可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

    两人的唇终于分开,夏如嫣半眯着一双媚眼儿看他,表情似笑非笑,声音却像是掺了蜜,娇软妩媚,最后那个字的尾音在舌尖打转,引得纪淮又想亲她了。

    他也真那么干了,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尖迫使她将嘴张开,把那条丁香小舌勾在口中咬上一咬,就听女人嗯了一声,娇滴滴地骂他:“纪子骞,你怎么咬人啊?”

    纪淮低笑了一声,侧头去吻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沙哑低沉地说:“姑姑也可以咬回来。”

    夏如嫣被他亲得脊背发麻,双手揪紧了他的衣襟,张嘴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男人浑身一僵,喉头滚动数下,呼吸明显变得比方才粗重了几分。

    她眯眼笑了笑,沿着他的脖子一路咬过去,在他的喉结处用牙齿不轻不重地碾磨,就感到纪淮身上的肌肉越绷越紧,甚至有一根明显的硬物牢牢抵在了她的小腹上。

    她松开他的喉结,用舌尖在牙印上缓缓舔舐,然后搂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地问:“纪子骞,喜欢姑姑这样咬你吗?”

    纪淮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的闷哼,旋即便有铺天盖地的吻朝着夏如嫣落了下来,她娇声笑着,被男人抱在怀里发了狠似的亲吻,胸口单薄的衣襟被扯开,灼热密集的吻从脖颈一路延伸到锁骨,在大片白腻的肌肤上流连,再往下些几乎就要落进那双饱满雪峰之间。

    “嗯呀……”

    夏如嫣胸口剧烈起伏,肚兜几乎快要兜不住那对儿酥乳,她被男人吻得浑身发软,一双丰盈也在胸前颠颠儿地发着颤,诱人的沟壑在肚兜边缘若隐若现,令纪淮险些就要克制不住自己将那片最后的束缚扯开,他将脸埋在夏如嫣的颈窝,强迫自己不去看那道考验意志的美景,鼻腔里全是她身上香甜惑人的气味,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他的自制力。

    感受到他的隐忍,夏如嫣忍不住弯了弯唇,一只手在他腰侧若有似无地滑动,嘴里却道:“你知道昨日姨母叫我进宫去做什么?”

    纪淮顿了顿,把她不安分的手抓在掌心,直起腰身问:“贵妃娘娘跟姑姑说了什么?”

    夏如嫣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姨母说,过几日皇上带妃子们去梧山行宫避暑,特地恩准我一道随行。”

    纪淮眉头轻蹙:“不能不去?”

    夏如嫣斜斜瞥着他:“皇上都同意了,你说呢?”

    纪淮沉默不语,片刻问她:“姑姑要去多久?”

    “唔…少说也得一月吧——”夏如嫣故意拖长了尾音,“要是久一点,两月也是有可能的。”

    纪淮眉头就蹙得更紧,整个人的气压都变得低了下去,夏如嫣仰头在他下巴上咬了咬:“怎么?舍不得我?”

    他看着她,眸色黑沉:“子骞一日也不想与姑姑分开。”

    夏如嫣搂住他的脖子,巧笑着道:“只是一月而已,反正你每日都要当差,也不是时时能见着我的。”

    纪淮揽紧她的腰:“那不一样,只要姑姑在府里,总是能寻到机会见面的,但姑姑去了行宫子骞要如何见你?”

    他一向沉稳,此时语气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郁闷:“姑姑舍得与子骞分别这么久?”

    “唔…可是京里这么热,我也想去行宫避避暑呀……”

    夏如嫣轻轻摸着纪淮的后颈,两人这么纠缠了一会儿她已经出了一身薄汗,要不是纪淮约她来藏书阁见面,她是断不会离开置了冰的卧房的。

    自从上次在醉湖互通了心意,两人私底下的见面也多了起来,多数时候是在藏书阁,也有时在云心院的书房,纪淮还没进过夏如嫣的闺房,夏如嫣没提,他也没主动去过,两人偷偷来往了半月,还没有越过最后那条线,好几次夏如嫣自己都险些收不住了,倒是纪淮还能在突破的边缘寻回理智。

    只是他还能忍多久那就不好说了。

    他埋首吻去夏如嫣额角的汗珠,低声轻叹:“那子骞在府中等姑姑回来,姑姑可不要忘了我。”

    夏如嫣吃吃笑着:“要是真忘了怎么办?”

    纪淮吮住她的唇:“那子骞就帮姑姑记起来……”

    偌大的藏书阁里,两人就藏身在两排书架之间尽情拥吻,情人间的低语呢喃、气息交融,怎么都嫌不够,直到香汗湿了云鬓,水雾洇了眼眶,美人无力地靠在男人怀里,边娇声喘息边听他问:“姑姑什么时候出发?”

    夏如嫣只觉得他身上热,但又不想动略过了会儿才懒洋洋地道:“姨母说是五日后,再迟就得更热了,路上受不住。”

    他默了默,又低头去寻她的唇:“那我明日晚饭后再来寻姑姑,今晚由我当值巡夜,早上回来的时候姑姑还没起。”

    夏如嫣一向睡到临近正午才起,纪淮晚上巡夜回来天刚蒙蒙亮,那会儿夏如嫣睡得正香,要见面是肯定见不着的。

    夏如嫣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又被他抱住亲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看他仔细为自己整理衣衫的模样,夏如嫣心头一软,咬了咬唇道:“不如……你后日晚上子时来我房中……”

    纪淮身形一顿,旋即抬头灼灼看她:“来姑姑闺房?”

    夏如嫣挑着眼尾,目光柔媚如水:“怎么,不愿意?”

    纪淮双眸更亮,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子骞求之不得。”

    做了约定之后不止纪淮,夏如嫣心中也有些说不出的期待,只是白日还得让丫鬟们收拾行装,做好前往行宫的充足准备。

    没成想到了约定那日早上,宫中突然来人说钦天监测出原定启程那日有大雨,不利于赶路,皇帝便下令提前至今日下午启程,贵妃娘娘要夏如嫣即刻前往宫中,下午好与宫里的队伍一道出发。

    于是夏如嫣跟纪淮这约,便不得不泡了汤。

    ——————————————————————————————————

    纪淮:…………有一种想报社的冲动。

    应该是可以明天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