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4

字数:7326   加入书签

A+A-

    &&&&夏如嫣只是随便找了间铺子,进去之后才发现是卖胭脂水粉的,她平复了一下莫名烦躁的心绪,叫掌柜的把最好的货取出来给

    两个小侄女挑,自己则坐到一旁稍作歇息。

    她心情不大美妙,连带着蛾眉也微微蹙了起来,雾江关切地问:“姑娘可是累了?”

    夏如嫣摇摇头:“没有,我没事,对了,你去悦然居定间厢房,晌午咱们就在那儿用饭。”

    雾江应声去了,夏如嫣揉了揉眉心,收敛好心情过去陪夏家姐妹挑选胭脂,这间铺子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胭脂铺子,品质只比

    宫里娘娘们用的略差一点儿,调色极为丰富,两个小姑娘从前可没见过这么多颜色的胭脂,一时间挑得眼都花了,夏如嫣便让

    掌柜的在婢女手臂上挨个试色,正看得兴起就见雾江从门外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快?”

    夏如嫣有些诧异,悦然居离这儿隔了两条街,雾江就是坐马车过去也没这么快回来啊。

    雾江笑道:“姑娘,原来纪少爷还没走,方才奴婢出去就看见他了,他问过奴婢要去做什么,便主动将这事儿揽了,奴婢就先

    回来了。”

    夏如嫣听见纪淮的第一个反应不是他揽了订厢房的事,而是他居然还没走,她愣了愣问:“他怎地还没走?”

    雾江笑吟吟地道:“奴婢也不知,就是方才出去便瞧见纪少爷在街对面站着,正往这边看,奴婢想啊,许是纪少爷不放心姑娘

    跟二位小姐,特地在外面守着呢。”

    听见‘不放心姑娘’几个字夏如嫣的唇角微微上翘,再听见后面几个字的时候那花瓣一样的唇又紧抿起来,她就道这人怎么还

    在外头不走,原来是因为自己带着两个小姑娘么?

    难怪上回两人在街上碰见他也没……

    不对,上次碰见后来他们俩一道吃饭去了。

    夏如嫣掐了掐掌心,觉得自己怎么变得有些神经质了,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开,专心致志帮小侄女挑选起胭脂

    来。

    最后夏如嫣一并买了十几盒胭脂水粉,出去时她下意识朝四周张望,见没有那人的身影不由抿了抿唇,也不知是失落还是怎

    么。

    姑侄三人上了马车,待到了悦然居果然已订好厢房,夏如嫣一行人沿着楼梯缓缓上行,刚来到二楼就见一间厢房里出来个锦衣

    公子,双方正好撞上,那公子往夏如嫣脸上一瞥,即刻惊喜地道:“夏小姐!”

    夏如嫣脚下一顿,矜持地朝他点点头:“林世子。”

    这位林世子是鸿国公的长子,今年已经二十有五,当年也是曾向平阳侯府提过亲的人之一,后来当然也娶了妻,但前年他的妻

    子难产而亡,只留下一个女儿,这两年鸿国公夫人一直在替他张罗再娶之事,但他始终没瞧见钟意的,现下遇到曾经仰慕的平

    阳侯府小姐,顿时心思就活络起来。

    他上前一步朝夏如嫣鞠了一躬,殷切地道:“相逢即是有缘,夏小姐可愿赏光与在下一同用个便饭?”

    夏如嫣可不喜欢这样不识趣的人,只淡了面色道:“我已经订好厢房,林世子还请自便。”

    她说着就要绕过林世子,林世子心下发急,忙拦住她道:“夏小姐,你我许久未见,一同用个饭并不过分吧?”

    他这话说得好像两人从前多熟似的,夏如嫣的眼神立时就冷了下来,加上嗅到他身上的酒气,便知这人有些借酒装疯,她正要

    出声呵斥,忽然林世子身后伸来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肩膀往后一带,下一刻夏如嫣面前就横空出现一道熟悉的背影。

    纪淮将夏如嫣严严实实挡在身后,用手中未出鞘的长剑往林世子胸前一格,冷着脸道:“这位公子喝醉了,还不将他扶回

    去?”

    这句话是对着小二说的,小二正想过去扶林世子,却被他一把打开手,冲纪淮嚷嚷道:“你谁啊?我跟夏小姐说话有你什么事

    儿?识相的就滚一边儿去,别惹恼了爷有你的好果子吃!”

    纪淮根本不怵他,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将林世子整个人提起来,凑近他一字一顿地道:“你再说一遍?”

    他的眼神又冷又沉,看得林世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咽了口唾沫,扯着嗓子对旁边的小厮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来拿

    下他!”

    那两个小厮一看纪淮这体格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可是主子发话了他们又不得不照办,只得硬着头皮磨蹭过去,谁

    知还没走拢就被纪淮一脚踹飞一个,另一个胸口被他的剑鞘击中,也嗖地飞了出去,然后纪淮用手中长剑的剑柄抵在林世子的

    喉咙处,压着嗓子道:“你再说一遍?”

    林世子今日出门只带了两个小厮,也没想到居然会遇上个硬茬,但他看纪淮穿着的街使公服,心里依旧不服气,还不怕死地威

    胁他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一个小小街使敢这么对我?信不信回头我就撸了你的官职!”

    “林世子要撸谁的官职?”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楼上传来,众人抬头一看,三楼的栏杆处趴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相貌英武不凡,腰上别着标志性的

    大刀,立时就有人认出他来。

    “是郑小将军!”楼下看热闹的人喊道。

    郑广勋笑了笑,冲纪淮挥手道:“我说外头是怎么这么闹呢,原来是你,等着,我这就过来。”

    很快他就下了楼,过来先跟纪淮身后的夏如嫣打了个招呼,接着吊儿郎当地看着林世子道:“世子爷是不是喝得太多了?平阳

    侯府的人也敢惹?正巧下午我要同侯爷碰面,要不要将你方才说的话同他说上一遍?”

    林世子从方才看见郑广勋起就清醒了些,现下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打了个哆嗦,慌忙道:“不、不用了,我刚才是喝多了有些糊

    涂,你、你先让他把我放开!”

    纪淮这才松开他的衣领,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林世子连晕过去的小厮都顾不上,趔趔趄趄地就往楼下跑,在经过夏如嫣身旁时迟疑了一下,有些羞愧地道:“夏小姐,方才

    我是……”

    夏如嫣厌恶地把目光撇开,雾江已经迅速站到了她跟前,林世子不敢再逗留,掩着脸匆匆离去了。

    纪淮回过身,低声问夏如嫣:“姑姑可还好?”

    这点小事夏如嫣当然不会受到惊吓,只冲他略略颔首道:“我没事,谢谢阿淮了,你怎会在此?”

    纪淮顿了顿,他方才一并订了两间挨着的厢房,自己在隔壁那间坐着喝茶,原来没想露面,谁知来了个不知趣的林世子,这才

    将他从厢房中引了出来。

    “侄儿方才替姑姑订了房间还未来得及离去。”他含糊地道。

    现在离夏如嫣吩咐雾江之时已经过了两刻钟,她也不知道纪淮说的是真是假,但无论怎样纪淮又帮了她一次,她扬了扬唇角,

    脸上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正要邀他一道用饭,后头的夏臻儿就跑了过来,用崇拜的目光望着纪淮道:“淮表哥!你刚才好厉害

    呀!原来你功夫那么好!”

    纪淮就见美人的笑容隐了下去,他心里一沉,正想和夏如嫣说几句话,旁边的郑广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道:“既然来了不如跟

    我上去喝一杯,我一个人正无聊呢。”

    纪淮想说不去,夏如嫣却已开了口,声音淡淡的辨不出什么情绪:“既如此我就不打扰郑大哥你们了,婉儿、臻儿,咱们进去

    吧。”

    眼看着夏如嫣绕开他进了厢房,纪淮只觉得胸口生出一股郁气,他甩开郑广勋的胳膊大步上了楼,郑广勋跟在他后面奇

    道:“你怎么了?那个林世子就把你气成这样?”

    纪淮冷冷瞥他一眼没吭声,郑广勋还没瞧出所以然,依旧在旁边咋咋呼呼的,等两人进了厢房他才忍无可忍地道:“闭嘴!”

    两人相处一向平等,没有什么地位之分,郑广勋也不生气,有些诧异地问:“你这是怎么了?就一个林世子值得气成这样?”

    纪淮大步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气灌下,还想再倒第二杯,突然想起当差时不得饮酒,只能松开酒壶,转而抓了茶壶,

    一连喝了三杯才停下,坐在桌前沉着脸一言不发。

    郑广勋这下可就稀奇了,从前纪淮就是跟他那个蠢货大哥吵得再凶也没气成这样过,他想起方才林世子对夏如嫣无礼纪淮才出

    手,转而又想到前些时日在将军府时纪淮先是踹死了那个地痞,接着又把锦乐伯暴打一顿,这两件事都是因夏如嫣而起。

    郑广勋脱口道:“真没想到你这么看重嫣妹妹啊。”

    将军夫人是老平阳侯夫人的手帕交,从小看着夏如嫣长大,而郑广勋是她的儿子,自然也跟夏如嫣熟识,因此喊一声嫣妹妹并

    不过分,然而他才叫出口就收到纪淮略带杀气的眼神,

    “谁是你嫣妹妹?”

    这下郑广勋就是再大老粗也觉出三分不对劲了,纪淮语气里那股浓浓的占有欲同为男人的他不可能感觉不到,他惊诧地看了纪

    淮半晌,突然想到一个令人惊悚的可能性。

    “你…你该不会对嫣妹…对你姑姑她……”

    郑广勋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就见纪淮垂下眼,没承认,也没否认。

    “你、你疯了?”

    郑广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纪淮:“她可是你姑姑!”

    纪淮拧了拧眉:“我是侯夫人姑父那边的亲戚,不但与她没有血缘,连跟侯夫人也并非血亲。”

    “可、可是你们之间的辈分差距还在啊!”

    郑广勋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这位兄弟平常看着沉稳内敛,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这么胆大包天,连长辈都能下得去手!

    不过他想一想夏如嫣的样貌,又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想当初他年少时也曾对这位仙女似的妹妹有过那么一丁点儿悸

    动……

    不对,再怎么那也是他姑姑,郑广勋甩了甩脑袋,压低声音问:“这事儿她知道吗?”

    纪淮默了默:“她应该还不知道。”

    郑广勋只觉得头秃:“应该?你倒是给个准话啊兄弟!”

    纪淮喝了口茶,淡声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只需闭紧你的嘴就是。”

    郑广勋用力扒了把自己的头发:“不是我管不管的事情,而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的感情能不能有结果?且不说她会不会接受

    你,就算她接受了你,你们俩要怎么在一起?啊?你觉得你爹跟她哥能答应吗?”

    纪淮垂下的眼睫动了动,语气平静:“视乎情况,我以后或许会脱离纪家另立门户。”

    郑广勋一愣,就见他抬起头,目光灼灼地道:“到时候我与她就不再有任何关联,男婚女嫁,合乎情理。”

    ——————————————————————————————————————

    字数太多了orz本来想分成两章的,但是觉得这段剧情还是不要断开比较好,就当国庆节的礼包吧!两章之内两个人会挑明关

    系!也不会再因为小侄女让男主吃瘪啦

    纪淮:还要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