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十七)

字数:4213   加入书签

A+A-

    夏如嫣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把她从睡梦中叫醒,她闭着眼皱了皱眉,觉得头有点痛,身体也软绵绵的,柔软舒适的薄被将她包裹住,整个人深陷在大床里压根儿不想起来。

    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声音低沉沙哑,听起来有些耳熟,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过了两分钟那人似乎讲完电话了,床铺动了动,一具坚硬的身体从她背后贴了过来,独属于男性的干净气息将她包裹住,一只大手在她腰间缓缓抚摸,温热的唇轻轻落在她的脸颊和肩头,夏如嫣蓦地睁开眼,扭头看向躺在背后的男人。

    突然与夏如嫣的视线对上,顾暻天愣了几秒,然后他咳了一声道:“你醒了…”

    “!!!”

    再没有什么比一觉醒来看见自家老板的脸更惊悚的事情了,夏如嫣吓得差点儿没叫出来,她连忙撑着床面坐起来,却突觉胸口一凉。

    看到女人露出来的一对儿丰盈,顾暻天的耳朵尖又有点泛红了,尤其是那上面还印着他昨夜留下的痕迹,他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就见一个黑影朝他迎面袭来。

    那东西不偏不倚正好砸中顾暻天的脸,软软的倒不痛,他拿下来一看原来是枕头,然后就听到夏如嫣惊怒交加的声音:“无耻!”

    夏如嫣用杯子紧紧掩住胸口,一张脸气得白里透红,眸中盛满了火光,裸露在外的单薄肩膀微微发抖,再加上凌乱的头发让顾暻天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你……”

    顾暻天一个字刚出口,见夏如嫣居然把旁边的床头灯举起来了,他慌忙往旁边一躲,就听啪的一声碎响,床头灯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你别激动!听我解释!”

    顾暻天吓了一大跳,转眼看见夏如嫣又在找东西,赶紧冲过去捉住她的手,夏如嫣一看他居然还敢对自己动手,更是气得眼睛都红了,当即破口大骂,

    “顾暻天!你这个混蛋乘人之危!卑鄙无耻!”

    顾暻天被骂得有点懵逼,很想说是你先强迫我的,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怎么说他也是男人,在人家喝醉以后跟她发生那种关系,人家发火也是正常的。

    于是他连忙好声好气地安抚道:“你别生气,这事我会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你放开我!”

    夏如嫣愤怒地看着他,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接着便发觉顾暻天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脸也红红的,她顺着他的视线往下一瞄,登时又羞又气,原来被子在她挣扎的时候掉了下去,一对饱满的酥胸又露了出来!

    “不许看!”

    夏如嫣尖叫着抽出手就给了男人一巴掌,她手忙脚乱地把被子扯起来,眼眶也忍不住泛红了。

    顾暻天被她这一巴掌打得有点愣神,一时没做出反应,夏如嫣把他往后面一推,扯着被子就要逃下床。

    “孟如嫣!”

    顾暻天被她推得往后一仰却没倒下去,见夏如嫣要离开连忙扑上去把她整个人连被子抱在怀里,他无奈地道:“你别这样,昨晚算是我不对,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稀罕你负责!”夏如嫣红着眼睛瞪他,此刻的她恨不得掐死这个男人,他以为他说句负责就是施恩了吗?谁稀罕!

    “不是,你真一点儿也想不起来昨晚的事了?”

    顾暻天试图提醒她,夏如嫣这会儿两只手都被他裹在被子里动弹不得,听他这样一说下意识就凶巴巴地道:“记得什么?不是你趁我喝醉了——”

    刚说到这儿她就卡了壳,昨晚的零星片段倏然在记忆里跳了出来,顾暻天在车上问她家在哪儿,她枕在顾暻天大腿上睡觉……然后…然后她一觉醒来已经在床上了,觉得太热就把衣服给脱了…接着她开始做梦,梦里面有个身材很好的小哥哥,她就去调戏人家,然后调戏着调戏着就擦枪走火了……

    夏如嫣越回想脸色越白,她战战兢兢地在脑海里呼唤系统:【系统,你还记得我昨晚干了些什么吗?】

    【主人,你昨天晚上喝醉啦,然后就被顾暻天带回家了,然后你…你…你就把顾暻天给那啥了……】

    系统的童音显得有些忸怩,说出来的话却听得夏如嫣心惊肉跳,她咽了口唾沫艰难地道:【你…能不能说详细一点?】

    系统好为难啊,主人居然要它口述这么限制级的事情,虽然它只是一个人工智能但是也会感到害羞的好嘛?不过既然主人这么要求了,它作为一个称职的系统还是得照办,于是系统羞答答地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

    随着它的描述,夏如嫣的表情变得呆滞,然后红霞从她的脸颊开始逐渐遍布了全脸,当系统全部说完,夏如嫣整个人已经变得像煮熟的虾子了,她把头使劲往下垂,恨不能缩成乌龟再也不要出来。

    “…孟如嫣?”

    看到女人表情的转变,顾暻天疑惑地叫她的名字,随即他便感到怀里的女人轻轻一颤,那颗小脑袋几乎快要埋进被子里了。

    “孟如嫣?你怎么了?我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记不起来也不要紧,总之我不是随便占人便宜的人,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

    顾暻天的声音很诚恳,他从未碰过女人,对其他女人也不感兴趣,唯独夏如嫣,从他在大排档看到她起就总是想着她,尔后每见她一次他就多在意她几分,虽然两个人发生关系之前他还不甚明了自己的心意,但总归是知道她对于自己来说是特别的。

    而现在两个人进展到了这一步,他再不能自欺欺人说他对她没别的想法了,活了二十九年头一回对个姑娘有意思,这没什么可矫情的,于是他停顿了一下斟酌词句,想说我对你有感觉,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顾、顾总…”

    夏如嫣埋着头结结巴巴地开了口,适时把顾暻天没说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她的声音又低又细跟蚊子似的,需要顾暻天把耳朵贴得很近才能听清。

    她说:“刚、刚才是我不对…昨晚是我唐突您了……”

    顾暻天一怔,旋即明白过来这姑娘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他轻咳一声道:“没关系,这事我也有责任,其实我…”

    “您不用对我负责,我、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场意外好了……”

    女人的声音闷闷的,听在顾暻天耳朵里却十分不是滋味,他把夏如嫣往上提了提,盯着她的头顶道:“你是这么想的?”

    夏如嫣吭吭哧哧地道:“…是的,我…”

    她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顾暻天打断了:“昨晚不是你先主动?”

    夏如嫣本来就红的脸顿时又红了几分,嗫嚅着道:“……是…”

    “昨晚我有没有阻止你?”男人的声音愈发低沉。

    本来夏如嫣自己的记忆不是很完整,但这些事系统刚才都告诉她了,所以她也不能装不知道,只得老实点头:“有…”

    “但是你并没有理会我。”男人毫不留情地指控道。

    夏如嫣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喝醉就算了,喝醉还把老板给强了,关键是人家老板那么有风度和人品,偏偏她还硬缠着人家,然后刚才又扇了他一巴掌,夏如嫣越想越心虚,脑袋真是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了。

    “所以,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男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