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十六)

字数:3102   加入书签

A+A-

    身体瞬间被填充的饱胀感和花心被猛烈撞击而产生的电流使夏如嫣立刻到达了高潮,初次的疼痛在酒精的催眠下只令她微微蹙了蹙眉,旋即就完全陷入了男人所带来的极致欢愉中。

    她半睁着眼睛,眸中水润润的一片,迅猛而强烈的冲击将她的吟哦撞得支离破碎,更令她整个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坚硬而滚烫的性器就像是烙铁一般在娇嫩到极致的蜜穴中飞快进出,两颗子孙袋啪啪拍打在臀缝上留下一片可怜兮兮的红痕,男人全无章法的肏干反倒让夏如嫣爽得直打哆嗦,被酒精放大的感官在他狂风骤雨般的侵略下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偏她还不怕死地用双腿勾住男人的腰身,嘴里娇媚婉转地喊:“好胀呀…太深了……”

    顾暻天只觉得额角青筋暴起,身体里所有的克制早在进入她的那一刻起摧毁殆尽,他狠狠吻住那张已经被蹂躏到红肿的唇瓣,勾住里面的小舌头不让她再说出任何逼疯他的话语,劲腰犹如马达般快速挺动,阴茎把本就湿软的小穴插得更是泥泞一片。

    从未体会过的快感从他的尾椎骨一路往上攀升,头皮兴奋得发麻,坚硬的性器在反复抽插中又胀大了一圈,每一次冲进去都将里头的淫水榨得四处飞溅,那晶亮的蜜液散发出诱人的甜腻香气,让顾暻天的喉咙愈加发干。

    于是他用力封住女人的唇,从她的口中汲取香甜的甘露,这也只能稍微缓解他的干渴,他一下又一下把性器送往更深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体内的猛兽安分一点。

    夏如嫣只觉得身体都快不像是自己的了,频繁而激烈的高潮使她忍不住哭了出来,这男人就像是大型犬一样用舌头把她的泪水全部舔舐干净,还咬着她的耳朵和她说话,什么“要被你咬断了”、“怎么那么紧?”,她脑子晕乎乎的哪听得明白他的话,只知道男人的大家伙插在她的小嫩屄里面动个不停,又胀又酸,小花穴都要被他干坏了。

    偏偏她又觉得这样舒服到不行,只是舒服过头了有些受不住,于是她伸出手勾住男人脖子,嘴里哼哼唧唧地喊:“要被你干坏了呀……”

    这话简直就跟兴奋剂似的,顾暻天眼睛更红了,他把小女人两条腿往上一压,拿出所有的力气往小肉穴里面狂插猛干,这个姿势能清楚看到那张小嘴儿是如何卖力吞吐他的大肉棒的,湿淋淋粉嫩嫩,最里面已经被他插得泛红,再加上那层淫靡的水光更是刺激得顾暻天脑子嗡嗡作响。

    他不要命一般狠狠捣弄着女人的小穴,强劲有力的菇头经过数百次努力终于撞开了甬道深处那扇玉门,当他冲进去的时候夏如嫣睁大双眼发出一声尖叫,腰肢猛地向上拱起,几秒钟后才重重摔回床上。

    顾暻天本来觉得这已经是世上最美妙的事了,却没想到里面还有一处更加引人入胜的秘境,嫩到不可思议的小嘴儿怯生生地嘬吸着他的菇头,柔软的媚肉在龟棱处不断挤压,轻柔却有力的吸力仿佛要将他的魂儿都给吸进去一般,这样强烈的刺激终是令他腰眼一麻,囤积了近三十年的精华就这样尽数喷洒在花谷深处。

    顾暻天趴在夏如嫣身上大口大口喘息了很久,等他终于找回理智时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看着身下睡得酣甜的女人,顾暻天的耳尖又开始发红了。虽然刚刚才做过最亲密的事但他还是有些无措,他尝试着躺在夏如嫣身边,将她一点点地拢入自己怀里,感受着她细滑香软到不可思议的娇躯,他的下身竟然又无法克制地立了起来。

    不过这点他还是忍得住,顾暻天爬起身,小心翼翼地把夏如嫣抱到浴室,用温热的水替她冲洗了一下身体,尤其是双腿间那些黏腻的体液。期间夏如嫣睡得死沉,一点也没有被吵醒的迹象,顾暻天顺势把自己也冲了一下,然后才抱着她回到卧室。

    搂着女人躺在被窝里,顾暻天又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刚才洗澡的时候他就费了老大力气才克制住欲念,现在两个人光溜溜地挨在一起,小女人的呼吸喷在他锁骨处痒痒麻麻的,从洗澡时就没软下去过的分身顿时变得更加坚挺了。

    男人终究是没忍住,伸出手将夏如嫣的一团丰盈握在掌中轻轻揉捏,刚才做得太激烈以致他都没顾得上好好探索她的身体,此刻才将先前就晃得他眼花的雪峰握在手里,顾暻天真觉得又软又弹,一个没忍住下面又胀得发起痛来。

    不知何时男人钻进了被窝里,他左手把玩着其中一只玉乳,嘴里则叼着另一只上的小奶头吮吸含弄,娇嫩的乳尖儿被他玩得嫣红挺立,像是两颗小小的石榴子一般。

    细碎的电流顺着乳尖往身体里蹿,夏如嫣即使睡着了也不免发出微弱的呻吟,她无意识地交叠着双腿,刚刚才洗干净的穴儿里已经有一缕银丝渗了出来。

    这样爱抚了一会儿顾暻天终是忍不住了,他迅速将夏如嫣翻了个身,把硬邦邦的分身塞进她的腿缝飞快抽插起来。

    他本来想的是就借着她的大腿解决一回,只是没想到越磨越滑,女人的花穴竟然被他磨得一个劲儿往外冒水,那蜜汁滑腻腻的,顾暻天一个没稳住就顺着肉缝把前端插了进去,他愣了几秒,只感到那张小嘴儿吸得卖力,明明睡着了的小女人居然还往后撅了撅屁股,顿时他的大家伙就插得更里面了。

    都这种时候了再忍是要出人命的,顾暻天抬起女人一条大腿将腰身往前狠狠一挺,大半截阴茎顺顺当当挤了进去,夏如嫣被他插得嘤咛一声,然后就在睡梦中嗯嗯呜呜地呻吟起来。

    这样从背后侧入的姿势又是一番不同的滋味,顾暻天咬着女人的耳垂细细舔舐,一下又一下用力撞击着她的臀部,菇头每次都顶在花心处,强烈的快感让夏如嫣也迷迷瞪瞪醒了过来,娇声喊着好撑,把男人又刺激得更生猛了几分。

    这一回翻云覆雨直折腾到凌晨才停歇下来,夏如嫣眼角挂着欢愉的泪珠,整个人软得像一滩水似的,顾暻天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一遍遍吻她的脸,直到夏如嫣烦不胜烦地给他一巴掌:“烦!”

    这巴掌让顾暻天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又凑在夏如嫣耳边小声问:“孟如嫣,你知道我是谁吗?”

    夏如嫣没回答,他就接着问了第二遍,第三遍,直到第四遍的时候女人又闭着眼睛给了他一巴掌,嘴里嘟囔道:“顾暻天,谁要和你传绯闻…”

    顾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