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十三

字数:3934   加入书签

A+A-

    夏如嫣总算想起来了,这人还真认识原主,曾经孟如嫣被经纪人叫去参加的那个饭局,杜荣就是那几个富商之一!

    而原主当时就坐在他旁边,被他屡次动手动脚忍无可忍才借着上厕所的借口中途逃走,因此而引得经纪人大发雷霆,从此坐上了冷板凳。

    夏如嫣的脸色就一点点冷了下来,杜荣特地提到罗思思,意图不言而喻,罗思思是圈内出了名的靠潜规则上位,包过她的金主没有十个也有五个,她们俩曾经一起跟杜荣吃过饭代表她也和罗思思是一路货色。

    对面张小姐的眼神已经透出了轻蔑之意,杜荣看着夏如嫣的目光也透着不怀好意和几分淫邪,夏如嫣没去看顾暻天的表情,而是端起酒杯向他微微一笑:“原来是杜总?你不说我都忘记了,那还是我第一次去参加饭局,中途提前离席回去可被经纪人狠狠骂了一顿,从此我就再也不敢去参加什么饭局了,怕又惹了哪位大佬不开心呢,唉……”

    她这句话一说出来杜荣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夏如嫣寥寥几句把当时的情况说得清清楚楚,她中途离席就是没有陪到最后,自然不可能跟他们发生什么事,而回去被经纪人责骂导致再不敢参加饭局,侧面说明了她后来更是没走那条路,三言两语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任谁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原来是这样。”

    顾暻天突然开了口,他淡淡看了杜荣一眼,对夏如嫣道:“那些小公司难免有些不入流的手段,你现在在华艺不用担心这些,我们公司是不会逼艺人出去陪酒的。”

    顾暻天这番话就好像甩了个巴掌在杜荣脸上,他的脸红一阵青一阵,哽了好半晌后才开口道:“我看见有个朋友来了,就不陪暻天你了,回头咱们再聊。”

    说完他就扯着未婚妻快步走开了,只留下顾暻天和夏如嫣两人,夏如嫣眨眨眼,没想到顾暻天居然这么给力,不仅帮她说话还打了对方的脸,嘲讽能力max啊!

    她与顾暻天轻轻碰了碰杯,喝了一口笑眯眯地道:“谢谢顾总。”

    顾暻天摇摇头,见她一双好看的星眸望着自己,心突然就软了一块,他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温声道:“不用谢,自己人我当然得护着。”

    自己人三个字让夏如嫣愣了一愣,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人应该是指的华艺的人,然后就又听顾暻天道:“我刚才说的是真的,华艺不会有那种事。”

    他转了转手里的高脚杯:“或许有些艺人会自己另辟蹊径,但华艺是绝不允许经纪人带艺人走这种路子的,你在华艺呆着尽可以放心,以后……”

    男人默了默,嗓音越显低沉:“以后你尽管安心演戏,不用再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夏如嫣怔住,顾暻天这句话就好像是在对她做出承诺,他的意思是不是……以后会罩着她?

    她抬眸看向男人,对方也正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她,两人的目光一触即离,夏如嫣埋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只觉得心跳突然加速了几分。

    顾暻天继续带着夏如嫣与几位制作人打了照面,随着时间推移,夏如嫣从先前的拘谨中放开不少,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顾暻天问她之前的经纪人对她怎么样,夏如嫣把杯子上的樱桃拿起来塞进嘴里,歪着脑袋道:“徐姐对我挺好的,之前出了那件事她也没急着和我撇清干系,而且我能进华艺还全得靠她。”

    顾暻天咳了一声道:“你现在跟着周秦不错,他对自己的艺人也是很好的。”

    夏如嫣嚼巴嚼巴樱桃咽下去,喝空杯中的酒后把樱桃梗丢到里面,随手又端起一杯新的才慢吞吞地说:“我信周哥会对我很好,不过三个月的考验期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我也不知道他最后会不会要我。”

    顾暻天听到那个要字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他轻扯了一下领口道:“你放心,如果周秦拒绝做你的经纪人,我会另外再安排一个好的给你。”

    夏如嫣喝了几杯酒胆子也大了起来,她仰头看着男人不解地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顾暻天有一瞬间的凝噎,他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道:“我觉得你很有潜质。”

    夏如嫣:“………这话我自己都不信。”

    被这样直白的吐槽,顾暻天有点尴尬,他想了想又说:“大概是想对你做一点补偿。”

    夏如嫣把酒杯放在唇边眨巴着眼睛看他,脸颊红扑扑的,一双眼睛水润灵动像是会说话似的,她张开嘴唇轻轻咬了下杯沿,顾暻天喉头微动,只觉得心头有处隐隐作痒,就好像她刚刚那下是咬在他心上一般。

    她说:“可是那件事本来就是我不对呀。”

    顾暻天觉得自己的眼神完全移不开,只下意识地道:“你跟我道过歉了。”

    夏如嫣砸吧砸吧小嘴儿,用她那已经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努力想了一阵道:“也是,其实我第二天就想跟顾总道歉来着,可是我去了三十九层没能见到你……”

    听到她曾经来找过他,顾暻天不由皱起眉问:“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是那些照片爆出来的第二天…”女人扁了扁嘴,表情有些委屈,“你们前台说罗助理不让我见你,我就走了……”

    顾暻天对此当然一无所知,但他想起那天他正在气头上,想来罗助理根本就不敢跟他提起任何关于孟如嫣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放她进来,不过那几天他都特别暴躁,孟如嫣就是见到他恐怕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若是当时他说出什么伤人的话,那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后悔?他会后悔吗?顾暻天怔住,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有多愤怒,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敢撒谎贴着他炒作,自然使他怒不可遏,他让公关部撤了那些报道之后就立刻给她下了封杀令,她想红,他就让她一辈子也红不起来!

    可是后来撞见她在大排档打工,那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她,不知怎的当晚回去后她的身影始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第二天得知她的近况后他竟鬼使神差去了曲灏的剧组,却在那无意间见到她身上的淤青。

    那些都是做武替留下的吧,她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孩子,白天在剧组工作,晚上还要去大排档打工,可见经济真的很困难,所以当初才会不惜撒谎炒作和他的绯闻吗?

    于是他当天直接下令解除了她的雪藏,从剧组回去后让罗助理找来了孟如嫣的详细资料,当得知她的家庭情况后他的心情五味杂陈,然后过了几天在电梯里遇见她送她回家之后,他终于决定让周秦来带她。

    如果是别人他会这样吗?

    肯定不会,顾暻天想,他不是个心善的人,对于触了他逆鳞的人哪有那么宽容,只是她好像是特别的,总能牵动他的各种情绪,也罕见的让他对雪藏这件事产生了后悔的念头,可是为什么只有对她才会这样……

    顾暻天正在沉思,眼见快理出个头绪,遮住答案的迷雾就要被他拨开,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靠到他的身上,他的思绪瞬间被拉回来,就见夏如嫣正扶着他的胳膊努力站稳,刚才还清明的眸子变得雾蒙蒙的,端着酒杯直楞楞看着他道:“咦?顾总怎么变成了两个?”

    ————————————————————————————————————

    脱掉裤子后,夏如嫣:咦?顾总的唧唧怎么有两根?妖怪!一定是妖怪!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