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春梦】后记

字数:12474   加入书签

A+A-

    后记: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轻轻敲下「全本完」这三个字,幺鸡呆呆的望着屏幕出神,直到指尖的烟蒂

    已经烫到手了才猛的回过神来。是如释重负,还是失落?没有人知道。整整四年

    了,三停三复,终于,结束了。抄起一旁的酒瓶,已经空空如也。随手将烟蒂丢

    在酒瓶里,接上打印机,开始打印。再开一瓶酒,听着打印机发出的沙沙的噪音

    ,看着一页页冒着白色雾气的白纸黑字被送出来……

    八十多万字,六百多页,拿在手里有着沉甸甸的的手感。四年了……我不该

    去想了。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拿出胶带纸,将门窗的缝隙都仔细粘好,

    掏出打火机,将那一沓仍带着热度的纸一张张的点燃。欢乐的火花映照着我的脸

    ,很温暖。再喝一口酒,也很温暖。借着跳跃的火焰再点一支烟吧。

    一页页的燃烧,一页页的逝去。空气在慢慢稀薄,火势渐渐弱下去,我的呼

    吸感到压抑,意识也开始模糊。那摆在显示器旁边的照片却显得越发清晰起来。

    还有那从未走出过我心里的笑靥。我伸出手去,想要再摸一次那姣好的面容……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没有一场春梦?

    头疼……头疼欲裂,喉咙里像有一团火,眼睛像是被封住了一般。挣扎着想

    睁开眼,刚睁开一道缝隙却发现光线是那么的刺眼。我想抬起手来去遮挡这刺眼

    的光线,却觉得一只胳膊足有千斤重。我努力的想发出声响,却只换来喉咙深处

    的一声低吟。浑身都酸软无力。

    「二爷!二爷你醒了!晴雯!麝月!快去告诉老太太和老爷太太,就说二爷

    醒了!二爷……」一个女声飘进我的耳朵。我强打起精神睁开眼,虽然有些模糊

    ,我能看清,那是一个女人……依旧闭上眼,再度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一次被吵杂声吵醒。睁开眼,却见床边已围了一圈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衣着考究,一脸慈祥,脸上?a href='/qitaleibie/xia/&#et='_blank'>蠢侠嶙莺帷@细?BR>见我挣了眼,哭道:「玉儿……我的肉啊……你可算醒了……」

    旁边一对中年男女也都在抹泪,再往后头,卧槽!好多美女啊有木有?「老

    太太?老爷?太太?林妹妹?宝姐姐?凤姐姐?探春?惜春?你们……」

    后记2:

    一阵清脆的鸟语将宝玉吵醒了,睁开眼,正看见迎春正侧卧在身畔笑眯眯的

    望着自己,圆润白皙的鹅蛋脸上还有昨夜的红晕未散去。宝玉也笑道:「二姐姐

    ,怎么醒了也不叫我?」

    迎春捏着一缕秀发在宝玉胸口搔弄着道:「横竖没什么要紧,多睡一会儿又

    何妨,你看惜春这小蹄子,睡得更死呢。」

    宝玉笑着坐起来,将被子往一旁一掀,果然见惜春光洁的身子蜷缩着正睡得

    香甜。宝玉笑着在惜春的玉臀上拍了一巴掌道:「四妹妹,快起来了,太阳晒屁

    股咯!」

    惜春胡乱又扯过被子将头盖上,口中只嘟囔着:「不要嘛……二哥哥,再让

    人家睡一会……」全然不顾有些消瘦的小屁股都漏了出来。

    宝玉在上头又亲又舔了一回,才自己起身了。外头袭人晴雯听见屋里的动静

    知道宝玉醒了,都进来服侍宝玉和迎春穿戴梳洗了。宝玉在晴雯的屁股上捏了一

    把道:「小白虎,怎么林妹妹今儿不用你陪?」

    晴雯在宝玉手上拍了一下道:「就知道林妹妹林妹妹,横竖我一刻都不能离

    了她的?」

    宝玉嘿嘿一笑道:「她这阵子不是又不舒服了吗……」

    晴雯道:「知道你疼你林妹妹,有妙玉姐姐在那陪着呢,用我什么?那不,

    就在外头呢。」

    宝玉忙起身朝外头去了,果然在回廊上看见黛玉和妙玉正坐着说话。宝玉笑

    着走过去道:「两个美人儿怎么这么一大早的就在外头坐着?说什么体己呢?」

    妙玉方要说话,黛玉却扭过头去一阵干呕。妙玉忙轻轻拍抚黛玉。宝玉也忙

    过去,端起茶递给黛玉让她漱口。黛玉也不接茶,一脸的憔悴,望着宝玉,不觉

    眼圈已红了,小嘴一撇,哭道:「都是你不好……害的人家这般难捱……你还骗

    我说只是头一胎才受罪,往后就好了。这都第三个了,怎么还是这么难过?我…

    …我再也不要生了……呜呜……」

    宝玉忙好严劝慰了好一会子才止住了。妙玉道:「好了,别在这赖着了,看

    着你怪烦的,你去别处逛逛吧。」

    宝玉只得悻悻的又逛到了前面,来至正厅,却见凤姐、李纨、宝钗、探春早

    已坐在那里了。四女见了宝玉忙都站起来。

    「二哥哥。」

    「宝玉,醒啦?」

    却是凤姐笑道:「你这一大早跑前厅来干什么?」

    宝玉左拥右抱的将探春和宝钗都搂住了笑道:「怎么,都不能来看看你们理

    事?」

    凤姐笑道:「这里都是我们姐妹们,哪儿有你这爷们呆的地方,只看看热闹

    还行,可不许乱插言的。」又说笑了一回,众人方坐了。

    迎春拿出一套账薄递给宝钗道:「宝姐姐,你看看这是下面几处当铺这个月

    的记账。」

    宝钗接了细细的看,宝玉也忙凑到宝钗身后,假意翻看,不觉那两只手已经

    抓住了宝钗的两团玉乳揉搓起来。宝钗忙丢了账薄将宝玉的手按住了道:「宝玉

    ……你干嘛……」

    宝玉笑道:「自然是要和我的宝儿好好亲热亲热了……」

    宝钗急道:「我们这里有正经事,你先去后头闹可卿她们去吧。一会儿外头

    人进来了成什么了?」

    宝玉这才松了手,却也不出去。宝钗仍拿着账薄翻看,只是脸上红晕还未褪

    去。翻了一会儿,朝迎春道:「三妹妹,你看这处,分明是结余下来的,怎么到

    了这里就反而做空了呢?」

    探春看了,笑道:「想是他们看花了眼也是有的。我这就让他们查去。还是

    宝姐姐精明,一眼就看到了。」

    宝钗笑道:「也没什么,只是这种地方本容易错,所以我才留心看了看。三

    妹妹,你这火候也够了,明儿将这些事都让给你吧,我是不想再管了。」

    探春笑道:「那可不行,我还没出师呢,没有了宝姐姐我自个可弄不过来。

    」

    不一时,便有几个婆子媳妇上来回事,都是些杂七杂八的琐碎事,凤姐都问

    明白了便都让她们下去了。宝玉听得早就哈欠连连了,若不是心有不轨早就去后

    面玩闹了。

    正不耐烦间,却见进来一个小媳妇,见了宝玉先是一愣,遂又笑着请安道:

    「给二爷请安,给凤二奶奶请安,给纨二奶奶请安,给宝二奶奶请安,给探二奶

    奶请安。顺带给里头元二奶奶、林二奶奶、妙二奶奶、云二奶奶、幻二奶奶、卿

    二奶奶、迎二奶奶、惜二奶奶和姑娘们问好。」

    凤姐儿笑道:「瞧瞧这张小嘴,一张嘴就是一堆的二奶奶。」

    宝玉也笑道:「卐儿,怎么今儿就你一人?茗烟呢?」

    卐儿笑道:「二爷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了,前儿不是刚把茗烟打发到北边庄子

    去查看收成并监督开垦荒地的工程去了?再说了哪里有一个大男人进来跟二奶奶

    们回事的?」

    凤姐白了宝玉一眼,对卐儿道:「别理这添乱的,这个月外头行情怎么样?

    」

    卐儿回道:「回凤二奶奶,米庄上的倒还行,比上月略赔进去的少了些。只

    是这绸庄上倒是不如前了。」

    凤姐听了凝眉道:「怎么这绸庄上倒不行了?」

    卐儿道:「我也问了,说是城里有新开了一家绸庄,价格略比咱家的便宜一

    些,自然生意也被它抢去了些。不过那新开的绸庄却不在我们这里出货……」

    凤姐听了道:「可是真的?有没有查出来是什么来路?哪家开的?哪里进的

    货?」

    卐儿道:「还没查出来。」

    凤姐听了道:「你找人拿了宝玉的名帖去找户部尚书,将这事告诉他,让他

    去查就是了。」

    宝玉听了道:「这点子小事,还要惊动户部?」

    凤姐又白了宝玉一眼道:「你知道什么?那户部一年拿了咱们这么多银子,

    怎么能白吃?说好这京中只能经营咱一家的绸缎,如今出了这一出,若不查明白

    了,明儿再开上一家,后儿再开三家,到时候咱们不都得喝西北风去了?可怎么

    养活你这群姐姐妹妹的?」一席话顶得宝玉再说不出话来,只搔头嘿嘿傻笑。

    卐儿因问道:「凤二奶奶,我只有一事不明白。」

    凤姐道:「有什么?你只管问。」

    卐儿道:「二奶奶,这米庄本是赚钱的行当,咱家的米庄又开得最多最大,

    可大多都是平进平出,甚至有时候还赔着本钱往外头卖,不说没有赚头,每个月

    倒要从绸庄的收益里拿出好些银钱贴进去,奶奶最是精明的,可为何要做这赔本

    的买卖?若是不指望这米庄上的收益,为何不性关了兑了,倒省的操一份心。

    」

    探春却笑道:「这门子心可不能省。现在京里谁不知道咱们府上的米庄价钱

    公道,毫无欺诈?这老百姓的口碑才是最值银钱的呢。」

    凤姐笑道:「你不是外人,性告诉你也无妨。我且问你,这买米的都是些

    什么人?」

    卐儿想了想道:「都是些穷苦人。那官宦乡绅家里都是有房有地产的,收成

    自然够自己吃用,这需要买米的只怕都是没产业的苦命人。」

    凤姐道:「嗯,你果然是明白人。我再问你,那买丝绸的又都是些什么人?

    」

    卐儿这次都不用想,回道:「若是买布匹,只怕什么人都有。可这丝绸,自

    然是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

    凤姐道:「这就对了。粮米是民之根本,咱们现在供着京城半数以上的米面

    ,虽说每月都赔进去一些,可百姓们都得了咱们的好处,自然会记在心里。而这

    丝绸自然是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虽然销量自然比不上粮米,利润却高过几倍。

    如今咱们垄断了京里的丝绸,这其中利益你也知道的。只拿出去一部分贴在米庄

    上,从上头说,朝里人说咱家替国分忧,从下头说,百姓说咱们施恩行惠。谁还

    去多问咱在绸子上的赚头呢?」

    卐儿笑道:「原来是这样,难得凤二奶奶还有这样的胸襟,真是巾帼不让须

    眉了。」

    凤姐却笑道:「哪儿是我的注意呢。还不都是你宝二奶奶说的?」

    宝钗笑道:「少给我戴高帽,我只是随口说了一两句,这具体事项还不都是

    你一个人做的?」

    凤姐却叹了口气道:「昔日里我就是太贪财逐利了,不懂得割舍,如今我也

    该多和妹妹学学,心胸放宽些,得饶人处且饶人,日后总是好的。」

    宝玉笑道:「凤姐姐,你的心胸只怕比宝姐姐还是要小上几圈呢……」

    众人听了都捂嘴偷笑,只宝钗涨红了脸道:「呸,又混说,让人笑话不?」

    卐儿见了忙道:「二奶奶们,若是没有别的事儿吩咐,我就下去了。」说着

    便请安出去了。

    宝玉见没了外人,不由又漏出一个淫笑道:「姐姐妹妹们一大早就忙了这半

    天,如今没事了,不如我们乐上一乐吧。」说着就朝凤姐扑了过去。

    凤姐笑着一躲道:「你看看,说了只让你好好呆着,如今才多大半晌就闲不

    住了?又要混闹了。」

    宝玉已将凤姐抓住,笑道:「怎么,我就要混闹,你们又能怎么样?」

    一旁探春笑道:「我们自然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只不过……」

    宝玉一愣:「只不过什么?哎哟……」还没说完,一只耳朵已经被人揪住了

    。竟是元春不知何时已踱了进来。

    探春这才又笑道:「只不过自然有能管得住你的人罢了。」

    「好啊你,我说一大早里面没有你,那么清静,原来是来这里捣乱了。」元

    春揪着宝玉的耳朵道。

    宝玉吃疼,护着耳朵道:「大姐姐,大姐姐饶命,宝玉再也不敢了……」元

    春这才松了手。众人忙让元春上头坐了。

    宝钗笑道:「还是元春姐姐,咱府里只怕也只有你能管得了他了。」

    元春也摇摇头笑道:「只是嘴上说说,哪里就真治得了呢?再过几天就是姨

    妈的生日了,你们想好怎么给姨妈热闹一场了没有?」

    凤姐道:「本来是想好好热闹热闹的,只是姑妈不答应。」(元春和王熙凤

    就是一个叫姨妈一个叫姑妈,没打错,也别问我为什么。)

    宝钗接着道:「妈妈的意思是也不惊动外头的人,只咱们娘儿们关起门来好

    好乐上一场就是了。」

    元春点头道:「既然是她老人家的意思,就这么办吧,只是样样都要精细才

    是道理……宝玉!」

    宝玉笑道:「好姐姐,依我说,这最精细的只怕还是你这对玉乳呢。」一面

    说着,那从元春领口伸进去的两手又开始揉搓起来。

    「你……你这小没脸的,看我不打你屁股!呜……」不待她说完,小嘴已经

    被宝玉封住了。

    一时正厅里想起了种种不知名的声音,不一一记下。

    闹了半晌,宝玉看着瘫软在四处的五女,心满意足的笑着穿了衣服又往后头

    去了。来至后院先听见阵阵笑声。原来是湘云正哄着萌儿玩耍识字。一旁可卿正

    搀着警幻散步。

    警幻看了宝玉骂道:「贾宝玉!你……我要回离恨天去,我不要给你生孩子

    了……你赔我!」

    宝玉忙笑着挽起了警幻的另一只胳膊道:「好幻儿,怎么了?」

    警幻哭丧着脸道:「肚子这么大,累赘死了,可卿这小蹄子又要撵着我到处

    走,腿都酸了。」

    可卿笑道:「姐姐,你有所不知,你马上就要临盆了,正是要多走一走,到

    时候才好生养,也少遭些罪的。」

    「还……还要遭罪?我不要!我不要生了!我要回孽海情天!都是你!都是

    你!」一面说着,警幻攥起粉拳轻轻敲打着宝玉的胸口。

    宝玉胸口挨了粉拳无数,也不敢挡,只哄道:「好幻儿,你若是气我只等你

    身子利落了我好歹让你打个够,只是这会子还是算了吧,当心动了胎气。」

    正说话,莘儿却开口道:「爹爹,我要骑马。」

    宝玉这才脱身,笑着抱起萌儿,只见出落得愈发粉雕玉琢,心中欢喜,在萌

    儿小脸上胡乱亲了一通口中道:「好小子,你年纪还太小呢,骑马要摔跤的,到

    时候可别哭。」

    萌儿摇摇头道:「爹爹,我不要骑真马,我要你趴在地上给我骑。」

    宝玉笑道:「这怎么使得?」

    萌儿道:「怎么使不得?我平日里总看着娘骑在你身上,娘说那是爹爹在扮

    作马让娘骑。如今我也要玩。」

    宝玉苦着脸看了看湘云,湘云朝他耸了耸肩,做了个鬼脸便又笑着看热闹了

    。宝玉只得硬着头皮道:「萌儿乖,爹爹和你娘那不是骑马,那是……」

    萌儿却道:「爹爹不给我骑就算了,我去找妹妹让她当马给我骑。」

    宝玉惊道:「这哪里使得?」

    萌儿瞪大了一双眼道:「怎么使不得?妈妈、探春妈妈惜春妈妈不也是你的

    妹妹?你能骑得来你的妹妹,我怎么就不能骑我的妹妹?」

    「这……这……」宝玉头上汗如雨下,才笑道:「好萌儿乖,爹爹这就让你

    骑。」说着跪趴在地上。

    贾萌欢叫一声,骑上了宝玉的背,口中大呼小叫的喝令着宝玉四处爬行。爬

    了几圈,宝玉已腰酸背痛起来,正要哄着莘儿下去,却听里面一大群孩子跑来,

    为首的正是莘儿:「爹爹不公,让萌哥哥骑不让我们骑的。」

    「对,我们也要骑!」

    「我也要!」

    「……」

    一时一群孩子一拥而上,宝玉大叫一声,被压在了最下面。「姐姐妹妹们,

    速速来救我……」那声音却被孩子们的笑闹声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