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一十八回 道不尽千载在红楼 心不甘一朝圆春梦

字数:17908   加入书签

A+A-

    第一百一十八回 道不尽千载在红楼 心不甘一朝圆春梦

    却说宝玉将黛玉横在身上强吻了一气,众人也都跟着起哄。闹了一回宝玉方

    松了口道:「林妹妹,你若是这张小嘴还这么不饶人我定要重罚的。」

    黛玉娇喘着坐起身来,擦了擦嘴角上宝玉留下的口上啐道:「呸!就知道欺

    负人家,怕了你不成?」说话间却是移到了妙玉身后躲了起来。

    宝钗道:「好了,我说两句。宝玉,今儿是你和平姐姐的生日,咱们姊妹们

    备下了这一桌酒席虽不隆重,也是一点心意。」

    宝玉笑嘻嘻的道:「这个自然,都是咱们自家人,倒比往年做生日那许多外

    人乱糟糟的来得有趣得多,多谢姐妹们了……」宝玉说着便要去贴上宝钗。

    宝钗忙拦住了道:「你且等我说完。」宝玉只得又坐了回去。宝钗道:「今

    儿虽是你和平儿姐姐的生辰,本该是最大的,咱们今日喝酒行令,乐上一回……

    只是我们还都希望你别在席上混闹……」

    凤姐笑道:「这话是正经,不然又不等咱们吃完,宝玉这魔王一定会胡闹起

    来。」

    警幻也打趣道:「若是宝玉混来,就将他捆住了丢到门外头去,到时候咱们

    姊妹便自在了。」

    众人也都跟着叫好,宝玉只得道:「罢了罢了,我今儿在席上不闹就是了,

    只是……等散了席你们一个也不许走的!」众人都红着脸啐他。

    又闹了一回,众人方坐定了。自然是宝玉坐了中间,右手是黛玉、妙玉、李

    纨、麝月、莺儿,左手依次是宝钗、凤姐、可卿、警幻、探春、迎春、惜春、湘

    云、鸳鸯、袭人、晴雯。今日本也是平儿生日,众人都推平儿挨着宝玉坐,平儿

    死活不肯,只在晴雯和莺儿中间挤着坐了。还有如花似玉二姐妹,更是不肯上头

    来坐,说是要在下头给奶奶们唱曲取乐,众人勉强不得,只得罢了。

    一时一屋子莺莺燕燕十余个人挤在一处好不热闹,众人都给宝玉平儿祝酒,

    宝玉更是敞开了喝,来者不拒,不一时便已喝得有了几分酒意。趁着姊妹们各自

    说笑,宝玉眯着眼将桌上的人看了一圈,都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子,环肥燕瘦虽各

    都不同却都是一等一的姿色。宝玉不觉也有些感慨,一时呆住了。

    可卿先看见了,捅了捅一旁的凤姐,朝宝玉努了努嘴。凤姐笑道:「宝二爷

    ,这是发什么呆呢?别人都说笑,你只在这里偷听,可是要罚酒的。」

    宝玉也笑道:「好好,我认罚。」说着一口将酒喝了。宝钗给斟酒,宝玉接

    了又端在手里说道:「姐姐们,妹妹们,今儿咱们这么聚在一起我心里实在是喜

    欢,真想着就这么陪着你们,直到咱们都老了,殁了,化成灰,化作一股烟还在

    一处……」

    不等他说完,宝钗已经轻轻桶了宝玉一下,另一旁黛玉掐了宝玉的脸道:「

    又混说了、这么高兴的日子,什么死了活了的?」

    宝玉也笑着握住了黛玉的手道:「是呢,瞧我这嘴,本是心里开心的,说出

    的话来却这么不中听,该罚该罚!」说着又喝了一杯。

    宝钗又给倒上了,小声道:「慢点喝,看一会子喝多了难受。」

    宝玉笑道:「知道了。不如这样吧,咱们来行令可好?」

    湘云道:「行什么令?那些文绉绉的我可不喜欢,我还是和晴雯姐姐划拳的

    好。」

    凤姐也道:「那些我也说不来,你们玩儿你们的,我们猜拳就罢了。」

    宝玉道:「既然是大家一起取乐,分散了倒没意思,咱们不如便行个再简单

    不过的,今儿既是我生日,便由我做令官,从我开始掷骰子,数道谁便由谁说句

    诗也好,吉祥话儿也好,笑话也罢,我再敬他一杯酒,可好?」

    众人听了都觉简单有趣,便都附和。宝玉吃了一杯酒道:「吃了这杯我便是

    令官,酒桌无大小,都要听我号令。」说着便将骰子一丢,掷出个二和四来,数

    过去正是迎春。

    众人都拍手,迎春最不会说话,支吾道:「我也不会说,可怎么好呢?」

    惜春道:「二姐姐,那会子你可是在我屋里说了那许多话呢,还说不会说我

    可不信了。」

    探春笑道:「就是一句话,说什么不行?」其余人也都吵着要迎春说,迎春

    更是说不出来。

    宝玉笑着蹭过去搂住了迎春的香肩道:「二姐姐不会说,不如我替她说了吧

    。只是,这酒你可不能赖的。」迎春嗯了一声,端起杯子就要喝。宝玉忙拦住了

    ,笑道:「哪里有这等便宜的?且喝了这杯才算。」说着换了个大杯,却不给迎

    春,而是自己一口喝了含在嘴里,嘴对嘴喂给了迎春。众人都拍手起哄,迎春只

    得都吃了,脸上已是绯红。

    宝玉拉着迎春的手道:「二姐姐,你虽是不善辞令,可我知道你最是温顺体

    贴的,从前都是我不成事,白让你在孙家受了那许多苦……二姐姐,日后我只要

    你每天都这般开开心心的。」迎春还是不说话,笑着点了点头,眸子里却有了泪

    光。

    可卿将骰子递给迎春,迎春接了也一丢,两个三点,也是个六。数完了却是

    平儿。宝玉端着酒过去,平儿刚要起身却被宝玉按住了,平儿道:「那我便祝宝

    二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什么无案牍之劳形……我没读过书,也不知道说得

    对不对呢?」

    宝玉笑道:「怎么不对?平姐姐这句话可算是说道我心坎儿里去了,也吃了

    这一杯吧。」说着也依法嘴对嘴喂了平儿一杯,只等平儿都喝下去了,方依依不

    舍的将舌头从平儿檀口中缩了回来道:「平儿姐姐,今儿也是你的生日。以后你

    每个生日,咱们都一块儿过。」

    虽不是什么承诺,可平儿听起来心里也暖暖的。一时平儿又掷骰子,却是个

    八点,该可卿说。宝玉笑着挨过去先在可卿脸上香了一口道:「卿卿,该你说了

    。」

    可卿抱住了宝玉的腰,将脸贴这宝玉胸口撒娇道:「玉郎,我也不会说,我

    也要你替我说。」

    一旁警幻撇嘴道:「小狐媚子!越发的浪的没样了,不如我替你说了吧,在

    座的姊妹,最会撒娇争宠的便是你了。」可卿笑着白了警幻一眼道,仍依偎在宝

    玉怀里。

    宝玉笑道:「好,便由我说。」说着抚摸着可卿的腰肢道:「怎么是狐媚子

    ,姊妹里最婀娜的便是我的卿卿了。若是说起来,最早还是你和我拜的堂呢。是

    警幻姐姐在太虚幻境便将你许配给了我,又是你头一个怀上了我的骨血,也是你

    为我守节含冤死过一回,还是你为了保住咱们的莘儿受了那么多苦,好卿卿,你

    替我受的苦,我都记着呢。今日我陪你一起喝了这杯吧。」说着含着酒二人一人

    一半的喝了。

    可卿双眼也有些发红,却笑着掷骰子,掷出一五一六是十一点,该妙玉了。

    妙玉因快要生产了,不敢喝酒,因举茶杯道:「茶代可否?」

    宝玉笑道:「自然可以的。只是不知姐姐要说什么?」

    妙玉想了一回道:「我给姊妹们陪个不是吧,贾府兴衰倒是因我而起,虽是

    到最后真相大白,倒让姊妹们受了这些苦……」

    众人都不听,宝玉也笑道:「姐姐又何苦说这些,即便没有你,那忠顺老匹

    夫也会寻咱家晦气。若不是你在太后跟前说的那些话特赦了我和宝儿,怕我早就

    死在狱神庙里头了。况且不说这些。单说那回我被魇住了,若是没有你舍身相救

    ,只怕我早早就魂散迷津了,又安能有咱们今日呢?妙儿,我的命就是你的命,

    你的命也是我的命,以后在不可说这些个了。」说着一面将手按在妙玉圆滚滚的

    小腹上,一面以茶代酒,将口中含了茶去喂妙玉。

    妙玉掷了个2点,数到麝月。麝月道:「我……我只祝二爷多子多福吧。」

    宝玉笑道:「这个好,到时候你们都少不了要给我生个七八个的。」众人都

    红着脸笑骂,凤姐道:「谁爱生谁生去,只一个还不够,还七八个,你当我们都

    是什么?」

    宝玉说道:「麝月姐姐,你虽然平日不大说,可是你做得我都记得呢,咱们

    家最难的时候正赶上湘云临盆,可不是你忙前忙后的在悼红轩照顾?」说罢也喂

    麝月喝了酒。

    麝月吃了酒红着脸道:「可不都是应该的。」说着也掷骰子,是个七,数起

    来又是迎春,迎春说过了,便由下头惜春说。

    惜春小嘴一撅道:「我也要二哥哥替我说。」

    宝玉笑道:「好好好,二哥哥说。」说着在惜春的小脸上拧了一下:「四妹

    妹,我最觉得对不住的便是你了,我那会子强着让你吃了这许多苦,整夜整夜的

    闹得你不睡……」

    众人都会心一笑。惜春本就不胜酒力,如今听宝玉说起那些个事小脸不由更

    红了,忙抢过杯子来堵住宝玉的嘴将酒都灌进去说道:「好了好了,又浑说!快

    闭嘴吧。」

    宝玉吃了酒,惜春掷出个四点,却是晴雯。宝玉笑道:「小白虎,轮到你了

    。」

    晴雯道:「我没什么可说的,拿酒来我喝了就是了。」

    宝玉笑道:「那也由我帮你说。小白虎,你虽是嘴上厉害些,我知道你心里

    对我的好。哪回我回来得晚了,不是你还给我留着灯守着门?不说你的手是最巧

    的,单说那回你病着还帮我补那雀金裘,累的落下病根子,后来又被太太误会撵

    了出去,白白受了那么多委屈……还有,若不是你受苦受怕的进宫去报信,还不

    知妙玉颦儿现在如何呢。小白虎,你已是为我做了太多事了,宝玉敬你一杯。」

    说着喂了晴雯了一杯。

    轮到晴雯,掷了个七点,却是宝钗。宝钗想了一回道:「宝玉,多谢你这许

    多年来对我照顾,宝儿嫁了你是我这辈子的造化,来世我……我还做你的宝儿…

    …」说着已是羞得不行。

    谁知黛玉却笑道:「这可不行,说好了是吉祥话儿,宝姐姐说的是什么?该

    罚该罚!」众人也都跟着起哄,宝钗无法,只得自己先吃了一杯。

    宝玉笑道:「还是由我说吧。」说着却是放下酒杯,将手放在宝钗鼓胀的胸

    脯上一阵揉搓道:「所有姊妹里头,最丰腴的便是我的宝儿呢。」

    宝钗的脸更红了,忙按住宝玉的手嗔道:「宝玉!说好不混闹的,你……」

    宝玉这才作罢,喂宝钗吃了酒,正色道:「宝儿,你便就该是我的媳妇,我

    不照顾你,又该由谁照顾呢?况且你又何尝不是在照顾我?咱家坏事那会子,可

    不是你先跑里跑外,后又跟我一道同甘共苦。我出去了,只要知道家里有你照料

    便是最放心的。宝儿,你若是下辈子不做我的媳妇,我定是不依的。」

    一旁警幻道:「这辈子过完了都跟我回孽海情天消号去,哪儿还来下辈子,

    还没疯够吗?」

    宝玉笑道:「幻儿,你别急着说,还轮不到你呢。」

    宝钗也掷骰子,却是一对六凑了个十二点,转了一圈,是黛玉。湘云笑道:

    「爱哥哥,颦儿姐姐一定要她自己说,你不能代的。」

    黛玉白了湘云一眼道:「疯丫头子,要你多嘴!」

    湘云笑道:「好好,我不多嘴,我只洗耳恭听。」

    黛玉想了一回,念道:「

    三生石上望三生,缘定三生载永恒。

    前世与谁情缱绻,来生是否又相逢。

    今生梦断黄泉路,彼岸花前泪有声。

    血色石前谁名刻,乡台泪眼望几层。

    旖旎梦里恋今生,不羡鸳鸯不幕僧。

    奈何桥上莫远走,相约转世伴来生。

    悠悠往事随风过,脉脉柔情绕古藤。

    款款深情石上铸,绵绵海誓伴山盟。」

    众人都听得痴了,这回倒是轮到宝玉湿了眼眶,黛玉也红着双眼嫣然一笑道

    :「呆子,我的酒呢?」宝玉方转醒过来,一口酒喂下去,却哪里是在喝酒?二

    人四唇竟是缠绵了许久都不分开。

    黛玉掷出个六点,是凤姐。凤姐笑道:「我方才本是想好了一堆吉祥话儿的

    ,可被林丫头这一酸,我竟是一句都想不起来了,我这人嘴又笨,脑子也不灵光

    ,还是让宝玉替我说吧。」

    黛玉啐道:「凤姐姐又拿人家开心,也该重罚。」

    凤姐摸着隆起的小腹道:「姐姐有免死金牌在此,谁敢说罚?」

    宝玉忙打圆场道:「自然不能罚,还是由我担了吧。」说着喝了酒拥着凤姐

    道:「好姐姐,姊妹里最精明的便是你了,可自打和我好了之后,你这精明竟是

    都给我分忧了,湘云的事儿也好,可卿的事也罢,还有二姐姐的事儿,哪里不是

    你为我操心?还为我堕胎伤身子……姐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说着

    也是以茶代酒口对口的喂了凤姐。

    一旁警幻道:「你可是说少了,凤丫头替你操的心又何止这些?你可知为何

    卫家平白的就被查抄了?还不是凤丫头这后头弄鬼。你可知,凤丫头为了保全悼

    红轩里的姊妹,那会子在狱神庙里死活都不肯说,拼着自己性命都不顾也要骗着

    孙绍祖往南去?」

    凤姐忙道:「警幻姐姐,还提那些做什么?」

    宝玉和众人都是一愣:「幻儿,你说得可都是真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警幻道:「凤儿不说,你又怎么知道?」

    宝玉心下又是感激又是心疼,抱着凤姐好一通亲昵,直把凤姐亲得喘不过气

    来方作罢。凤姐才又掷骰子,是个9,数过去又是晴雯。晴雯是喝过了的,后头

    平儿黛玉妙玉也都说过了,便是李纨。

    宝玉知道李纨也不大爱说,因道:「纨儿,我也替你说?」李纨点头。宝玉

    道:「纨儿,你这些年过得实在不易,如今兰儿长大成人,也有了出息,按理说

    你也该好好享享福了,只是……宝玉还有一事相求。」

    李纨听了一愣,因道:「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了,还什么求不求的?」

    宝玉道:「嫂嫂,给我这小叔子也好歹生个一儿半女的,前头兰儿都这般聪

    慧,再生一个也是差不了的。嫂嫂可答应吗?」一席话说得众人都笑了,李纨红

    着脸垂着头,却是小声道:「生不生,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众人听了更是跟着起哄,闹了一回,李纨掷了个十点,是湘云。湘云笑道:

    「我就不要爱哥哥替我说了,免得你说得我也跟她们一般哭天抹泪的。」

    宝玉笑道:「你说。」

    湘云一笑:「我便填了一曲西江月来。」说着将酒杯放了,唱到:「好个今

    年生日,满堂儿女团栾。歌声不似笑声喧。满捧金杯争劝。富贵功名任运,佳辰

    乐事随缘。白头相守愿年年。只恁今世前缘。」唱罢众人都拍手,湘云将小嘴一

    撅道:「爱哥哥,酒……」

    宝玉喂过了,笑道:「都多少年了还改不了这不卷舌的毛病。」

    黛玉却笑道:「怎么就是改不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你可留意过,湘云喊

    迎春姐姐可都是二姐姐的,再没喊成过爱姐姐。」

    湘云不禁脸一红,啐道:「颦丫头,偏偏就你有耳朵?」

    宝玉这才明白过来,笑着将湘云抱住了:「云儿,你只叫我爱哥哥,我就是

    你的爱哥哥。你自打把身子给了我,便嫁入了卫家,后来有了身子,就担惊受怕

    ,被接出来了也是东躲西藏,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湘云忙到:「都说了不用你替我说,怎么你又来了?骰子呢?可该我了。」

    说着将骰子接过来一掷,是个九点,数到是莺儿。

    宝玉笑道:「莺儿,可是该你了。」

    莺儿笑道:「我也说个诗给二爷和奶奶们听听?」众人都叫好,宝玉笑道:

    「我只知道莺儿姐姐手巧,没想到也会作诗的,平时怎么不知道?以前可做过什

    么,啥时候我也瞧瞧?」

    一旁黛玉嗔道:「好好听莺儿说,怎么就你话多?」

    宝玉搔搔头傻笑一回不说话了,莺儿念道:「薄暮云低,浮愁遮尽,无情瘦

    月冬寒。酒持祥瑞,紫雪续江山,凤上碟音漫舞。盛世景,华章初现,迎新日,

    浣清风雅,依旧醉红颜。恰今日生辰,铮簧管乐,双庆齐欢。和风里,双清日媚

    阑干。所幸青山明月,能结识玉女才俊。生辰里,登高望远,且把酒言欢。」

    宝玉先拍手道:「好词!」

    湘云也道:「莺儿姐,你还能这个?怎么不早说?」

    莺儿红着脸道:「是我家小姐今儿一早做的,我记下了,只是念了一遍罢了

    。」

    晴雯笑道:「莺儿,哪个是你家小姐?我怎么只知道有个出了阁的宝二奶奶

    呢?」

    莺儿道:「叫了十几年,一时吃了酒叫顺口了。」

    晴雯不依,笑道:「总是该罚的,宝玉,快罚她一杯。」

    宝玉也笑道:「莺儿姐姐,来吃下这一杯吧。」说着先灌了莺儿一杯,又嘴

    对嘴灌了一杯。莺儿不胜酒力,连喝两杯便有些摇晃起来,湘云把骰子递给莺儿

    ,莺儿随手一掷,却是有一颗不知滚到何处去了,只剩下一个,众人要找,宝玉

    道:「也没有几个人了,只一个也就够了,两个数起来也麻烦。见桌上剩的一颗

    骰子是五点,数到了探春。

    探春笑道:「也让二哥哥替我说了吧。」

    宝玉笑道:「好,我这三妹妹,最是要强的,只可惜跟了这么个窝囊的哥哥

    ,倒是束缚了你的手脚了,嘿嘿,只可惜你后悔也来不及了,妹妹,我不要你做

    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业,我只想让你乖乖的陪在我身畔,做我一辈子的好妹妹。」

    探春心中一热,抱住了宝玉道:「谁说我二哥哥窝囊的?我二哥哥可是天底

    下最爷们的人,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

    一时召来嘘声一片,惜春钻进了迎春的怀里笑道:「二姐姐,快给我暖暖,

    怎么突然就这么冷了?我身子都起鸡皮疙瘩了。」

    探春在惜春腰上掐了一把道:「小蹄子,还敢笑我,难不成我说得不对?若

    是二哥哥不爷们儿,是谁方才说一晚上都不让你睡觉的?」

    惜春听了嗔道:「三姐姐!你……看我不撕你的嘴。」说着两人闹在一处。

    闹了一回,宝玉喂探春吃了酒,探春拿起骰子掷了给3点,便是鸳鸯了。鸳

    鸯也让宝玉说,宝玉笑道:「好,我也一直想着跟姐姐陪个不是呢。能和鸳鸯姐

    姐相好,还多亏了凤姐呢。只是后来不免对鸳鸯有些冷落了,可我贾宝玉对天发

    誓,这可不是我的错,都是那个写书的混账东西将你生生的给忘了!你看,我又

    混起誓了,一急便忘了。好姐姐,宝玉陪你吃一杯,只当给你赔不是了。」说着

    也喂鸳鸯吃酒。

    鸳鸯吃了酒,掷了个一点,是袭人。宝玉将袭人抱住了道:「袭人姐姐,你

    跟了我最长时间,我头一次云雨也是同你,你又细心照顾了我这许多年,那会子

    年轻不懂事,你哄着唬着的也废了多少心思,我敬你一杯。」

    袭人道:「可不都是我们做奴才应该的。」

    宝玉道:「哪里是什么奴才不奴才的?好姐姐,你再敢这么说我也要打你屁

    股了。」唬得袭人不敢言语,二人也喝了酒。一时桌上只有警幻没有被宝玉敬酒

    了,警幻正也等着听宝玉的甜言蜜语,谁知宝玉却故意道:「都完了罢?」

    警幻气得瞪着宝玉,只恨不得上去给他两巴掌。宝玉方笑道:「是了,幻儿

    还没说呢,幻儿,你可想说什么?」

    警幻嗔道:「我希望你来世托生一头猪!」

    众人听了都笑了,宝玉笑道:「这可算不得,姐姐还要从新说过。」

    可卿笑道:「姐姐,玉郎若是变成猪,那你我又成什么了?」

    警幻啐道:「呸,小骚蹄子,你们一个个的都让这蠢物勾去了魂儿,都由你

    们去,下辈子我是要回我的离恨天的。让你们都变成猪陪着他却吧。」

    凤姐笑道:「不如我替宝玉说了吧。咱们姊妹里头最会装神弄鬼的只怕就是

    警幻姐姐了,以前每回说话都说到一半儿,谁还都拿她没半点办法。如今可好了

    ,被宝玉收了,也回不了孽海情天,神鬼的也装不起来了。」

    警幻听了啐道:「凤丫头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那么疼你你却来糟践我

    !若不是看你怀着身子,你看我能不能饶你?」

    凤姐笑道:「好好好,你不饶我,好姐姐,且先欠着这一回。」

    可卿也打趣道:「你说得不好,还是我来说吧。」众人都知道可卿和警幻才

    是亲姐妹,自然说得好,因都停了仔细听着,可卿正色,又清了清喉咙,方道:

    「咱们姊妹里头只怕……年纪最大的便是警幻姐姐了……好姐姐,你到底有多大

    了?连我这个当妹妹的都记不清了,还……」

    警幻听了娇喝一声:「小蹄子,看我再能饶你,也是天理不容了」说着就将

    可卿扑倒了,二人闹在一处。

    闹了一回,警幻刚占了点上风,将可卿压在身下要却瘙痒,却被宝玉轻轻一

    拎便抱在了怀里,警幻嗔道:「好你个贾宝玉,还敢来拉偏!」说罢两跟玉葱般

    的食指抵着太阳穴口中叨念着:「变成猪!变成猪……」

    宝玉笑道:「幻儿,你法力尽失,还想着念咒吗?」

    警幻听了小嘴一撇,捏着粉拳锤了宝玉一下道:「都是你这个混蛋!呜……

    」

    宝玉将酒喂给警幻,才道:「幻儿,要说你的好处,只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呢。只说这辈子,是你先点醒了我,传我欲露,授我欢喜之法,将可卿许配给我

    ,帮我救可卿、救二姐姐、救颦儿,我又害得你回不得离恨天……」

    警幻挣扎着要做起来,口中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那都是我的妹妹,我

    不救还能指望你这蠢物?倒是你害得我回不去是真的!」 说着又捏着粉拳砸了

    宝玉两下子。

    宝玉却是一拍脑袋:「怎么少了香菱了?」

    宝钗道:「你又不是不知,香菱这两日害口得厉害,在妈那边呢,也不敢吃

    酒,就没叫她。」

    宝玉道:「那来吃一杯茶也好,大伙儿都团圆了,怎么能少了她的。」一时

    袭人去了,果不然一会儿便将香菱叫了来。宝玉揽着香菱道:「香菱姐姐,大哥

    把你给了我是我的福气,你这前二十年过得辛苦,日后我定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

    的。」说罢嘴对嘴喂了香菱一杯茶。

    香菱红着脸道:「二爷,香菱现在能跟了二爷才是我的福气呢。能过上现在

    的日子,以前的苦也都算不得什么了。」

    平儿往一旁让了让,香菱也坐下了。宝玉却再也坐不住了,端着杯子围着一

    众姊妹,同这个亲一口,跟那个碰个杯最忙不过。

    众人正说说笑,忽听门外婆子喊道:「不好了,宝二爷,二奶奶们,门外头

    来了……来了许多……」却说不下去了。

    众人听了都是一惊,倒是宝玉先冷静下来道:「姊姊妹妹们不必惊慌,是福

    不是祸,不管是什么来头,横竖有我在这里,谁能将你们怎么样?」说着就要出

    去看个究竟。刚要出门,却听门外响起脚步声,一尖细的声音喊道:「元太妃娘

    娘驾到,速速接驾!」

    又有一女声,声音不大,柔中却带着几分威严:「李公公,都说了,如今蒙

    皇上圣恩,赐我出宫还家,我已不是什么太妃娘娘了,多谢你一路送我过来,如

    今请回吧。」

    红楼在千载道不尽,春梦圆一朝心不甘。

    [红楼春梦,全本完。]